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囚在湖中的大少爺》囚在湖中的大少爺_第43章

http://www.56wen.com整個人悚然驚覺,慌亂不堪地退卻,攬著她腰背的手臂竟也放開了。

深衣驚叫“哎呀”,梭地向下滑去,陌少這才反應過來,無措地又將她抱緊,上半身卻盡力地與她分開。
深衣本就只穿了短打衣衫,衣褲輕薄且上下分開兩件。這一放一收,衫子便亂了,是以陌少的那一只手,便直接抱在了她幼嫩如綿的腰肢肌膚上。
他的臉蒼白而僵硬,呼吸微亂,一動也不敢動。
她能夠感覺到他整個身軀都繃緊了來,如臨大敵。

陌少一向冷峻森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深衣何曾見過他這般陣腳大亂、驚魂不定的模樣?
不過是因為她小小親了他一下罷了。

親一親有什么奇怪的?爹娘兄姐喜歡她,常親親她臉龐;她喜歡他們,也會用親親來表達。
難道陌少活了這么多年,都沒有被親過嗎?

深衣促狹心起,探首在他另一側臉上又親了一下。這一下停得久些,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他面頰的溫涼。
他果然又慌亂地避開了,只是說不出話來,漆黑的眸子中盡是惶恐不安和掙扎迷亂。

溫軟的氣息糾纏在了一起,深衣忽而覺得這與她親親爹爹哥哥不同,她竟還想要更進一步的親近。
她還想安撫他。
那一雙薄而緊抿的唇此時變得格外耀眼,深衣心中浮出忐忑,也不知自己想要做什么,應該怎么做,只覺得心中忽然盲了,眼中只剩了那一處,雙手勾住他的脖頸,閉上眼輕輕地印了上去。

臉紅心跳。

只那一瞬。
柔軟清潤的滋味讓深衣食髓知味,更加用力地嘗了下去,卻覺得身子劇烈地一晃,兩個人蕩上了咫尺之外的岸邊。
陌少雙膝跪倒在地,將她放了下來。
他的一張臉仍是僵著的,機械地張了張嘴,牙齒有些打顫,喉中哽咽干澀地吐出幾個字來:
“朱尾,以后不要這樣了。”

深衣十分不解,撅嘴道:“可是我喜歡你啊,這有什么不對么?”

他垂著頭:“我……”

深衣打斷道:“難道你不喜歡我么?”

她甚至歪下頭去對著他的眼睛看,逼得陌少別開臉,緊抿雙唇一聲不吭,袖中長索飛出,將飄在水面上的輪椅拉了起來。

“你很早就喜歡我了。”深衣篤定地說,“我可不是自作多情哦。不瞞你說,我昨天出湖去見了四哥,碰到劉戲蟾和她講了我們的事情,她罵我笨呢。她說你性情古怪,心思曲折,對我說的那些話,看著是假,其實都是真。她還說,你的傷腿,從來不會給任何人看的。你愿意讓我看到,那必然是對我敞開了心懷。”

陌少聞言,雙唇抿得發白,手上一抖,竟生生將輪椅的一個把手給拗斷了。

深衣本來一直懵懵懂懂的,覺得陌少做什么,她都看不懂不明白,現在卻一下子覺得靈臺澄明如水,陌少心意,了了在握。
她大著膽子爬過去,一手環抱住他挺直瘦硬的身軀,一手按上他心口,感受到他混亂心跳,仰頭半開玩笑地說:“莫非你只是葉公好龍呢?”
見他仍是緘口不言,皺了纖細眉兒道:“莫非你知道了我是真的朱五,所以又不想要了?我家和你有仇么?”

“不是!”他終于又開了口,微有些緊張地分辯。然而情緒很快又沉下去,低聲道:“這個婚約,本來就不算數。”
他仿佛有些喘不過氣來,眼神迷惘,喃聲道:“我……我自己喜歡你就好,不用你喜歡我……”
說到后面,聲音已經低不可聞。似乎,就要卑微到塵埃里去。

不知為何,深衣想起端午那天,無意中瞧見他吃粽子。糯米做的粽子本無滋味,只有外面裹著的竹箬葉的天然清香。加了青艾,反有苦味。于是她給他備了一小碟白糖。
陌少拿了粽子,蘸了一丁點白糖,放在嘴里嘗了嘗。深衣想他應該是喜歡甜味的。他后來還想要再拿粽子去蘸糖,幾番躊躇,卻最終沒有蘸下去。
他從來自律極嚴,處事果決,絕不心慈手軟。可他對于喜歡的東西,似乎總想要接近,卻又強迫自己敬而遠之,是以猶豫至此。
難道他覺得自己,也是那糖一樣的東西么?

深衣看著他小心翼翼而又茫然無助的模樣,似是失群之雁,又似失怙之犢。不像一個二十四五的成年男子,反而和她一樣,分明像是個于情-事上青澀無比的孩童。
好像在他的生命中,失去了許多年。

深衣心尖兒酸軟,摟緊了他,強作歡顏道:“之前是我不對,處處討厭你,還一心想要退婚。可是我現在都知道了呀。喜歡是兩個人的事情,就像我知道了我喜歡你,那么一定要你喜歡回來,我才開心。我喜歡你,你不開心么?”

他靜了很久,深衣倚在他肩上,聽見夏日溫熱干燥的湖風拂過耳邊,滿苑艾葉沙沙作響,古剎的梵唄渺渺然地響起來,天地間似乎只剩下了她和他兩個人――
他終于,啟唇,生澀得仿佛在說一種從未經歷過的情緒:
“開心。”

這兩個字他說得極慢,像粗礪的砂糖粒兒在他舌齒間滾過,令他緩緩品嘗,不忍釋味。
深衣聽來,別有一種悵然。她輕輕地搖著他道:“那,那你抱抱我呀。”

陌少有些呆呆的,雙手垂著不動。深衣拉起他的雙臂,環在自己的腰背上,又貓兒般窩進他的懷里,拿鼻尖在他脖子上蹭了蹭。
他身子微微一顫,雙臂試探著收緊了些。深衣覺得這種被抱著的感覺甚好,又在他身上蹭了蹭。他似是受了鼓勵,終于緊緊地將她摟定,如同抱著一件稀世珍寶,沙啞含糊地在她耳邊喚了聲:
“深衣……”

氣息拂過耳側,癢癢的,深衣嘻笑著縮了縮脖子,應道:“哎――”

他又大了點聲,一字一字地喚道:

“深――衣。”






第32章 談談情,吵吵架
深衣像小豬一樣拱著陌少的脖子和下頷,貪婪地嗅著他身上特有的清幽氣息。

她想或許緣分真是天注定。如若不然,他整個人沒有一丁點是她夢中良人的模樣,她怎么還是會愛上他?
就像她一開始何其討厭那些有著奇怪味道的艾草,現在竟然會迷戀上他身上的青艾苦香。
她起初那么的厭惡他,還幾番想置他于死地,現在卻這么依戀他,想要同他親近。
二姐說她總不知道自己心里真正想要什么,看來真是如此。
可她如今知道了,而且,他也喜歡她,這不真真是再完美不過的事情么?

深衣如此想著,心中更覺得甜如蜜糖,將陌少抱得更緊了些,呢喃問道:
“你什么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陌少含混道:“……很早。”
深衣鍥而不舍地追問道:“很早是多早?”
“就是……你還沒來京城的時候……”
深衣用力捏了捏他脅下僅有的一點肉肉,嘟嘴道:“騙人,那時候你也沒見過我,怎么會喜歡我?”
“……總之,就是見過了。”
深衣一把推開他:“混蛋!你既然那時候就喜歡我了,為什么后來還要殺我?”
“我……”陌少訥口無言。
深衣使勁兒搖著他的肩,“說嘛!我不怪你!”
陌少無可奈何,只得坦白道:“我以為你是扶桑的奸細。而且……我覺得我喜歡你,是羈絆。”
深衣“哈”地一笑:“所以你就‘慧劍斬情絲’!”
“……”陌少臉黑了。
深衣格外喜歡他這副無奈又無辜的模樣,又撲過去撒嬌般叫道:“磨磨磨磨磨磨磨磨磨磨,我好喜歡你!”
“……”
他拿她真是沒辦法。

深衣只覺得腦后發髻一松,一頭長發軟軟地垂落下來,怪熱的。
見他沒收了她原來的那支木簪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小狐濡尾作品集
小狐濡尾其他作品: 《南方有喬木》《四夷譯字傳奇》《以眼淚,以沉默》《囚在湖中的大少爺》

pc蛋蛋有bug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