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囚在湖中的大少爺》囚在湖中的大少爺_第85章

htTp://www.1TdW.coM?得徐靈胎的藥方中有肉蓯蓉、鹿茸、淫羊藿之類……而這草叢間被人窺伺在側的一場偷歡何等刺激,他便是再能忍,又如何禁得住?

朱尾這般想著,卻又笑了。斂好了衣裙,匆匆追上他,勾著他手腆著臉笑道:“對不起啦……不要生氣……我又不在乎……”
他緊繃著臉,甩開她手,一路急急走著,步伐有些凌亂,直直行回房去。

一進房門,朱尾便緊貼上他的身子,雙臂水蛇般纏上,小意哄道:“我錯了……別生氣……”

忽的只覺天旋地轉,她驚呼一聲,被他丟開竹杖打橫抱了起來。微晃著走了兩步丟到榻上,傾身壓了上去,面上眸中,俱是帶欲冷色。

①事實上,狗尾巴草在現代也是有花語的:堅忍、不被人了解的、艱難的愛,暗戀。






第57章 番外?璧合
他解自己的衣服很快,可是朱尾身上那套裙裝,是山莊中人揣摩著他的心思,特意買了件精致繁復的。美則美矣,絡帶太多,他單手解了兩下,反成了死結。
朱尾惴惴地牽著衣裳,道:“你剛剛……還是不要……”他大病初愈,如此接連兩次……她是真擔心他的身子。
他眸底暗沉,若有海瀾隱隱。左手撐著床,右袖中抖出那龍魂索,兩指拈了那索尖利刃,行云流水一般自她肩井劃下,一身堇色紗衣縐裙登時如花瓣片片散落,露出雪羽蓮心來。朱尾又驚又羞,卻在他身下無處可躲無衣可遮。他溫馴了幾日,她欺負他欺負得歡暢,倒忘了他陰狠的本性了。
朱尾咬牙――她也想要他。伸手去解他錦褲,卻見他抽下床簾邊的一根繩環,厚厚的窗帷簾幕唰地墜落下來,整個房間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他滾燙的身軀隨之壓了上來,令她有些喘不過氣。“好黑……我看不見你了……”

只是身上這人顯然沒打算理睬她的抗議。熱燙的舌尖卷過她絲緞般的細嫩肌膚,令人心簇神搖的細膩觸感替代了眼睛,讓她好似冬盡時分的最后一片薄冰,分分厘厘融化在春江暖水里。
太久遠的記憶,太過寂寞的過往。如滄海遺珠,失落在她心底。她靡軟的吟叫都顯得生澀。可她知道她在蘇醒,他周身的熱力,男子所特有的樹木般扎實的力量和氣息,都令她干燥而枯澀的身軀如春泥一般滋潤而柔軟起來。好似大地回春,萬綠吐芽,千枝萬葉自她身上生發出來,要將身上這人緊緊裹住。

他左腿跪著,右膝支撐,左手和右腕撐起了身體的重量。她的雙腿絞上了他勁瘦有力的腰身,感覺到他應著她無聲的召喚,就著柔澤春水,侵了進來。

“呵……陌上春……”

多么的好……

她戰栗著,身軀一遍遍地繃直了而又弛開,他但未動,那般美好而又甜蜜的感覺已經狂亂地沖擊而來,令她劇烈顫抖起來,在黑暗中無聲哭泣。卻不知是因為祭奠那失去的七年,還是喜悅這奇跡一般的失而復得。

他攻掠伐撻,她一曲降歌。
他耕耘播施,她婉承露澤。

黑暗之中的幽歡,仿佛白日光下偷來的一場歡愉,令人莫名心跳而又忘情。無一寸肌膚不廝磨,無一處幽秘不契合。漆黑的房中但聞喑沉的喘息聲聲,甜潤的吟-叫如催-情-花般綻放。
他一遍遍地要著她,直到她聲嘶力竭過后,又嗚咽著討饒。他方肯將她提坐到身上,沙啞著嗓子命道:“動,像方才那樣。”

朱尾這時候已經被他折騰得昏昏沉沉,一灘軟泥般由他擺弄。聞他此言,心中暗恨,卻也無力上下顛動,但絞緊了他,咬唇盤盤碾磨。但聞他呼吸聲愈來愈急,身下越發硬脹,忽的腰肢被緊緊握住,他用力向上一撞,直令她骨-酥筋-麻,圓唇急遽縮張,腦中一片空白,忽而被拋上了高高的云端,每一根手指、每一處關節都仿佛失去了知覺。兩人似合歡藤一般緊緊地絞纏在一起,枝葉簌簌。

他渾身上下大汗淋漓,有如水洗。朱尾摸著衫子給他擦了兩下,剛要去點燈,卻被他一把拽在懷里,低啞道:“別去……我想……抱抱你。”

這句話中有濃濃的情,勾著她的心尖兒。她不動了,軟軟地靠在他懷里,指尖輕拭他胸前汗水,聽著他一下一下沉穩的心跳,覺得安心而滿足。靜了好一會兒,她呢喃道:“點了燈……再抱啊……”

這話甫說出口,她心中忽有一個念頭閃過,令她倏爾一驚――他赤-裸著身子與她歡-好,不愿意點燈,便是不想讓她看見他的殘處!

她沿著他的右臂一路摸下去,果然將至手腕時,感覺他不著痕跡地移走了自己的右手。
朱尾輕言:“到如今,仍不肯讓我碰么?……你答應過,你整個人,都是我的……”
黑暗中,他的手臂輕輕一顫。她握住右腕時,他沒有再躲。

自從他自己削去半截腕骨之后,他的右手雖仍有知覺,那兩根手指卻不似以往那般有力了,充其量,可以握住一個茶杯。
深衣柔柔地握住他右掌,感覺到那邊緣粗糙而凸凹不平,軟塌塌地伏在她手中,心中愈發憐惜。張口含住他那根柔弱無力的食指,一點點吮了下去。黑暗中聞見他似傷似疼的低鳴,手指彈出一縷指風,將床頭燈的燈帽卸去,一豆燭火彈跳了起來,他的手指,他整個軀體,頓時坦陳于光亮之下。
他慌亂地縮手,卻被她咬緊;左手四處抓著衣裳被單來遮住自己的殘肢,卻被她蠻不講理地扯開,將他壓得躺倒下去。
“別害怕……”朱尾喃喃著,光潔如玉的雙腿纏住他兩條失去了末端的腿,輕輕摩挲著那枯硬的皮膚,低下頭去,舐去了他眼角的濕潤。“你真好……好得不能再好了……我真的好喜歡你……好喜歡……”

她的吻自他發上落下,烙印在他眉心、眼角、鼻尖、唇畔……她細密吻過他每一寸肌膚,認真而珍重。他初時低低嘆息,嘆息中似有哽咽之聲,然而終于是慢慢平靜下來,呼吸勻緩,在她如蝶翼一般溫柔的親吻之中,緩緩進入了夢鄉。

朱尾自己的衣衫都不能穿了。胡亂套了件他的衫子,拖著酸軟身軀起來打了熱水,小心地幫他擦凈了身子。他想必是困乏,睡得極熟,竟是擦完身子又蓋好被子也一直沒有醒。朱尾輕輕嘆息。過往他警惕心極強,睡眠亦淺,稍有聲響或是氣味,他便能驚醒過來,橫刀相向。
這么多年,他終于是能安安穩穩地沉睡了。

她自己又擦洗了一番,聽見外屋有聲響。開門出去,發現竟是三哥嘴里叼著根狗尾巴草,痞氣十足地坐在窗臺上,一條腿曲著,一條腿還在窗臺下晃蕩。

三哥朱袈一臉“我知道你剛才做了什么”的神色,眼風飄飄然地掃過她披散的長發,身上的……男人衫子,拿下嘴上的狗尾巴草咳了兩聲,道:“咱爹托我給你說句話――”

朱尾驚訝之余,喜上眉梢:“爹爹來了?”

朱袈點點頭,“爹娘都來了,天姥城會館里住著。潘知壽正受訓呢。”他搖了搖狗尾巴草,一臉壞笑道:“咱爹讓我跟你說――人家身子養成不易,讓你悠著點用。”

朱尾大怒,抄起手邊一個杯子就砸了過去,被朱袈偏頭躲過。

朱尾氣道:“你自己編的吧!”

朱袈哼道:“你敢說你沒做這種事兒?照鏡子看看你臉和脖子……還有這身打扮!”他嘖嘖了兩聲,“那狗尾巴草都被壓倒了一大片……小五,三哥現在佩服你了!人家可是內庫堂堂勘主,你這光天化日之下就……嘖嘖,丟了咱朱家的臉事小,丟了海庫的臉,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小狐濡尾作品集
小狐濡尾其他作品: 《囚在湖中的大少爺》《以眼淚,以沉默》《四夷譯字傳奇》《南方有喬木》

pc蛋蛋有bug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