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醉花沉璧》第36部分

WWW、xiaobook.com?近忙著做針線活兒,晚上常后半夜才睡。”
  奚臨軒說:“正好我的香囊劃破了一點,你幫我補一下吧。”
  于是,奚臨軒在屏風那頭針灸,衛林下拿著針線在這頭織補。
  “那是第一年的端午衛夫人送我的,繡工很不錯。”奚臨軒說道。
  衛林下笑笑:“我娘一年難得動一回針線,我長這么大她才親自給我縫了兩個。”
  “衛林下,他們都來送本宮禮物了,你打算送什么給我?”奚臨軒問道。
  衛林下想了想,想了又想說道:“若您不嫌棄,玄針和書送給您。”
  “還有呢?”
  “您不嫌運送麻煩,兩個蠟人也送您。”衛林下不小心被針扎了下,忙放到嘴里吮著。
  “這都是虛真師傅的東西怎么算得你送的?”奚臨軒有些不滿。
  “那殿下想要我送什么?”衛林下問道。
  奚臨軒又哼一聲便沒了動靜。
  衛林下補好了香囊又翻出內囊,瞧瞧里面有跳線沒,白的內里正中繡著銅錢那么大的一塊環形青色玉璧,這是她習慣做的標記,那是奚氏竄偃之前偃文的璧字,繁復得像纏枝花。
  沒人會仔細看的,不過是個香囊。
  整理好香囊又看看屏風,送他什么呢?該送的能送的,霍城里這群人精定已經想到了,還有什么能送的?
  真是難到她了。
  眼看離月末也沒幾天,夠準備什么的呢?
  去給連易看病,衛林下有一點心不在焉,回府時經過街市聽著熱鬧的叫賣聲她仔細聽著,想發現一種可以送給奚臨軒的分別禮物,忽然聽見一陣鳥鳴聲,小心掀開轎簾望去,原來是一個賣哨子的小販,正吹著歡快的鳥鳴聲吸引來往的人。
  衛林下受了觸動,忽然想起一樣東西,久不放在身邊都忘了。
  正好,衛夫人要為季氏做一場齋醮法事,以度其亡魂,衛林下便說正好與太清有約所以代衛夫人前去。
  去的前一天,奚臨軒還問起禮物的事,衛林下當時笑著說:“反正會送,殿下就不要如此惦記了,反正都收了那么多。”
  上山捐了香火,觀主命人做法事,衛林下拿著把小鏟跑到觀外小木屋,那邊有兩棵并排的樹,是虛真師傅為她和太清植下的。
  拿著鏟子挖呀挖,終于聽到“當”一聲,鏟子碰見了一個陶罐,小心翼翼打開用蠟封著的罐口伸手進去翻,在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里摸出幾個陶響球,一把抓在手里嘩啦作響,有圓的還有方的還有花朵形的,小時候虛真師傅每次下山都給她和太清每人買一個回來,太清邊玩邊扔,她把自己的都收起來下山之前藏到陶罐里了。
  “你鬼鬼祟祟挖什么呢?”太清的聲音忽然從身后傳來。
  衛林下把陶響鈴都放進荷包里又把罐子封好口兒才答太清的話:“你不知道我家新添了弟弟么?今天這齋醮法事就是給他娘親做的,正好把我小時候的這些玩意拿給他玩兒。”衛林下撒了個謊,要是給太清知道是送給奚臨軒的會笑話她的,而且會笑話一輩子。
  “山下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見色忘義,什么結發妻,狗屁。喂,你不討厭那個孩子么?”太清納悶。
  衛林下掂掂荷包笑了笑:“討厭他會改變什么?會回到他和他娘沒來之前么?”
  “衛沉璧,你心可真大。”太清說道。
  法事做了兩天,衛林下在第二天黃昏時分下的山,回到府中先給母親請安,卻聽母親說皇子殿下已經被霍王派人接到宮里去了,待到二十八,從宮里啟程。
  已經走了……她以為是要從衛府出發的,以為還來得及的。
  經過花園,丁香開了,玉簪還是滿樹的綠,正醞釀著花苞,衛林下攥著荷包,白白拿回來了,怕是改天真要給衛風燁玩了。
  忽然想到,奚臨軒會不會把那么大的白蠟人也給運走了?趕忙跑去看,院中靜悄悄無人,推開房門見一個人彎腰在收拾什么,看著像奚臨軒貼身太監豐收。
  “是豐收公公么?”衛林下問道。
  那人回過身,滿臉放松的表情說道:“衛小姐,您可回來了,再不回來奴才就上山找您去了。”
  “找我?是殿下有什么吩咐?”衛林下問道。
  “是,殿下讓奴才等著交給您這封信,若今天交不到您手里殿下可要奴才好看嘍。”豐收說著從袖中拿出一封信雙手奉上,然后還作勢擦了擦汗。
  “殿下還有什么話么?”衛林下拿著信。
  “殿下的話應該都寫在信里了。衛小姐,奴才這就去宮里給殿下回話去,您先看著。”豐收說道。
  “公公留步。”衛林下雙手捧著荷包到他面前:“殿下來了這么久我也沒送過什么像樣的禮物,這樣東西麻煩公公替我轉交。”
  豐收卻不拿,只嘿嘿笑,然后風一般的跑走了,衛林下在窗邊常坐的椅子上坐下,小心撕開信封,一張普通的宣紙,上面只寫了幾個字:明日午時,天香樓,既你小氣不肯送禮,便設宴為本宮踐行。
  衛林下無奈地笑了,古怪的皇子殿下,真當她是躲出去了么?把信撕了,找了蠟臺燃著將之燒成了灰,這才有功夫看一下房里,人去屋還沒空,只是少了些小擺設而已,就連屏風也還立在那兒沒有收起來,蠟人安靜地站在那兒,腦袋上有一朵已枯萎的干花,看起來奇奇怪怪的。
  找了一圈,紅蠟人不見了,應該是奚臨軒帶走了。作者有話要說:祝周末愉快哈!哈!吃好喝好休息好,大冷天的,就別起床了,從早上睡到晚上當冬眠吧PPPPsssss:我按以前的常規想法把時間設成下一天了!!!!!!!乃們毆死我吧!我不還手,淚奔

  29

  因為奚臨軒的那封信,衛林下晚上有點走神,刺繡繡了幾針也集中不了精神,反倒被扎了兩下,索性就放棄。第二天,玉墨捧來她每日穿的男裝,衛林下覺得這衣服今天看來真丑,因此有些猶豫,玉墨納悶地看著她,衛林下只得接過衣服套好了,又把頭發梳了梳,照照鏡子,真丑。
  連易說她今天看起來似乎很高興,衛林下說昨天睡得好所以高興。出了連家院子讓車夫往天香樓去,衛林下兩手緊緊攥著荷包,生怕掉了。
  快到天香樓門口,衛林下掀起簾子看到豐收正站在門前等著,不時朝這邊張望著,車停了,她聽見了豐收的聲音,忙穩穩心神才下了車,由豐收引著到樓上去了。
  雅間里只有奚臨軒一人,正對門坐著,一臉的嚴肅好像在想什么重要事情。
  “殿下?”衛林下小聲喚道。
  “過來點菜,我餓了。”奚臨軒說道。
  衛林下走過去在他對面坐下,他就皺皺眉:“桌子那么大,你坐那么遠我夠不著菜怎么辦?坐這兒來。”指指他身邊的位子。
  衛林下沒有違拗,反正平時吃飯也不過是隔著衛風致而已,衛風致不在他們倆就算是挨著的,坐好,衛林下拿起精致的菜單一樣樣解釋給他聽。
  “你想餓死我?又不是什么龍肝鳳髓,隨便點兩樣填飽肚子就好了。”奚臨軒說道。
  衛林下就點了幾樣自己愛吃的,誰讓他態度不好,知道他愛吃什么,偏不點。
  “你當才拿著叮當作響的是什么?”奚臨軒問道。
  衛林下捧出荷包放在桌上,小心打開從里面摸出一個圓形的搖了搖:“這個叫陶響鈴,我們這里小孩子的玩物。”
  “你送我一堆鈴鐺?”奚臨軒也?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東籬菊隱作品集
東籬菊隱其他作品: 《醉花沉璧》《半葉草的等待》《六福閑人》《雁字回時》《紅燈停,綠燈行》《梨花雪后》《愛情施工隊》《窈窕庶女》《長安嫁》《將錯就錯嫁了吧》

pc蛋蛋有bug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