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醉花沉璧》第70部分

www/xiaobook/com?也該去給他老人家請個安,與奚臨軒說了,他正與奚丫丫玩兒幾個小泥人,抬頭看看衛林下又忙著擺弄泥人。
  “他沒我這個兒子。”
  “可是你還有這個爹啊,丫丫和奚祁也有這個爺爺。”衛林下勸道。
  “衛沉璧,你總是有理由。”奚臨軒說道。
  不只要去,以后還會更盡孝道,如此以后的事才順理成章呢。
  皇宮很大,南內很遠,不過再遠也是被宮墻圍在了皇宮之內的地方,到了,果然如太清說的一樣,很安靜,來往的宮女太監都貓一般的走路,全然沒一點生氣,衛林下和奚臨軒是常服前來,讓那明顯倒抽了口氣的太監入內通稟,沒一會兒太監戰戰兢兢出來了,說太上皇請皇上和皇后回去。
  衛林下笑笑,心內暗忖,看來太上皇的脾氣還是沒變,連討厭人都這么明顯不加以掩飾。兩人往回走,奚臨軒苦笑道:“我就說他沒我這個兒子的。”
  “牛羊尚且舐犢情深,何況太上皇呢,這段日子你忙,我代你向太上皇問安。”衛林下說道。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終究令奚臨軒有些遺憾,衛林下看得出來。
  除夕了,初一,按偃禮,奚臨軒要到城外祁山神宮祭天祭祖,他執意要帶奚祁,衛林下也不阻攔,立了太子是要向祖宗稟明的,奚臨軒剛登基那會兒局勢混亂所以省了。大臣們都隨著出宮去了,只剩內宮的妃嬪們,衛林下領著奚丫丫又去了南內,太監已然回她太上皇不見,于是她們母女便去拜見了諸位太妃,多數人都同太上皇一樣的態度,有幾位見的也沒什么好臉色。
  奚丫丫說,這里的人還沒泥人生動呢。
  “總有一天,他們會生動起來的,還有,這件事不要告訴爹爹,要不爹爹會難受的。”衛林下囑咐道。
  “為什么?”奚丫丫不懂。
  “以后娘會告訴你,好不好?”衛林下哄她,奚丫丫不疑有他歡快地點了點頭。
  這個年對于衛林下來說并不愉快,她雖自信會為奚臨軒打理好這個江山,可他不在身邊總歸還是讓她放不下心。草原,總歸還是太遙遠了。
  “把這銀針帶著,但愿你還沒荒疏了手藝。”衛林下把銀針和針法圖譜小心翼翼裝進袋子。
  “沉璧,如果太累了就不要堅持下去了,這個江山本來我們也不稀罕。”奚臨軒聲音很是不舍。
  雖有太醫隨侍左右,雖他勉力維持,但這個年仍消耗了他諸多精氣神,此時臉色都有些蒼白。
  “我知道,我又不是傻子。你別偷懶,每天干什么我已經給你都做了安排,我這兒可留了底的,到時候一條條都要仔細檢查呢。”衛林下笑著說道。
  他們是不稀罕,可也不能隨便拱手讓人,尤其讓給那些人,她會心有不甘的。
  轉身從緊鎖的密格里拿出一道圣旨放到奚臨軒手上:“那些折子明天豐收會放到你面前,這是明日要發布的伐逆還有將領任免的圣諭。”
  這一晚,很不平靜,平時安靜的奚祁整晚都在哭鬧,鬧得衛林下眼睛酸酸的卻也只能忍著。
  衛林下知道奚臨軒沒睡,雖然他閉著眼睛,她想仔細端詳他可又不敢,怕自己實在忍不住隨時會流下的眼淚,只得不停在心里安慰自己,這短暫的離別是為了長久的團聚,到那時,在他們夢想的草原一生一世都不分開了。
  伸出手抱住奚臨軒:“奚秋水,你要等我,要完成我給你安排的所有的事。”
  “好。”
  “一定要等我,一定。”
  “一定。”奚臨軒的聲音里帶了絲哽咽。
  在偏殿,衛林下聽到豐收用緩慢而尖銳的聲音宣讀了圣旨,接下來是長時間的沉默,再然后,她聽到了王齡的聲音,那是毫不客氣的反對,附和他的還有穆非云。
  只有他們兩個。
  最后,她聽到奚臨軒說“朕意已決,朕親征之后,你們兩位首輔要齊心監理國事,遇有不決之事六百里加急呈朕定奪。”
  就像塵埃最后落了地。
  散朝之后,王齡與穆非云請求覲見被奚臨軒駁了,兩人便一直在午門外跪到天黑,跪到穆非云暈倒被送回府上只剩王齡一人為止,衛林下讓太監去宣他進殿,豐收偷偷告訴她右相都快凍僵了。
  王齡很堅決:“臣要面見皇上。”
  “皇上不會見你的,王卿,回府吧。”衛林下讓太監端給他姜湯,他連瞧都不瞧一眼,“放那兒吧,右相大概凍得手麻端不起碗。”
  “若臣要死諫呢?”
  “那右相大概要白死了。”衛林下絲毫不嘴軟。
  “皇后娘娘,臣不明白,此時國政不穩皇上為何要御駕西征,這不是、這不是擺明了要拱手把江山讓人么?”王齡的聲音也像在外頭凍透了,涼冰冰的。
  “右相想到的這一層,我想皇上也一定思量過了,既然他還決定要這樣做就一定有皇上的用意,我服侍皇上數年,深知皇上的脾氣,他做了的決定是不會更改的,更何況,今日已當眾宣諭,若明日反悔豈不讓滿朝文武和逆臣們笑話?”衛林下說道。
  “西征可以,皇上為何一定要親征?我朝中這么多良將,小小西逆何愁不平?”“我說了,皇上一定有他自己的用意。”衛林下仍舊是這句話。
  王齡忽然起身向前走到她面前,衛林下不防,駭得直往后退了兩步才站定。
  “若皇上執意如此,臣請掛冠歸田。”離得近了,衛林下才瞧見他鐵青的臉色。說完了這句王齡轉身就走。
  “王齡,你站住。你這是要逼迫皇上么?這就是你的為人臣子之道么?”衛林下叫住他,手心里其實捏了把汗,定定神緩步走到他身后道,“你以為你想的這些皇上不知道么?他要親征就是因為國政不穩,覬覦帝位者太多,他放心要去親征就是因為知道朝中有王齡你在,可以放心托付于你,你怎么連皇上這一點心思都不明白?而且,你此時掛冠辭官就會陷皇上于不明昏聵之地,王齡你自己也難免在史官筆下落得權臣之名,你真想要這樣么?如果真要如此,我也不強求,王齡你自己定奪吧,這江山,太上皇本也不屬意我們,別人要是拿去就拿去吧。”
  王齡未動,衛林下稍稍放了心,這起碼代表他在衡量。
  “在外面凍了一天,先把姜湯喝了吧,別染上風寒,今晚你就留在這殿中吧,有事你就叫豐收。”衛林下小聲說道。
  出了殿門,衛林下小心回頭看了看,王齡已然重新坐下,頭靠著椅背,手握成了拳頭放在扶手上,顯然很是難以抉擇。不過,她相信,他不走就代表他做好了決定,此時不過是要說服他自己罷了。
  回寢宮的路上,衛林下一直在考慮一個問題,末了自己把自己給否了,別說把太清這個“偽公主”嫁給王齡拉攏他,就是有個真公主他也不一定賞臉,還是別碰那個釘子,況且太清心里有衛風致,她也不能真這么干,那會太招人記恨了,一腳踏進寢宮的門被奚丫丫撲腿抱住了,衛林下想笑,這個小丫頭倒是很喜歡讓王齡抱著,可惜太小,送去給人家做童養媳人家都不會要的。
  “不跪了?”奚臨軒教兒子寫字,倒是很淡定。
  “不跪了,要掛冠歸田呢。”衛林下說道。
  “不會的。”奚臨軒仍舊很淡定。
  “何以見得?”衛林下問道,沒想到奚臨軒對王齡真是了解。
  這回奚臨軒抬頭看了她一眼:“這是基于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東籬菊隱作品集
東籬菊隱其他作品: 《紅顏暗與流年換》《窈窕庶女》《雁字回時》《半葉草的等待》《好景良天-梨花雪后續集》《愛情施工隊》《君紫好糗》《長安嫁》《梨花雪后》《最禛心》

pc蛋蛋有bug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