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小說 > 《莽原魔豹》全文閱讀 > 正文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莽原魔豹》第三十七章

張家全站在西南的小峰頭舉目四顧,心中感到十分失望和憤怒。
海山死了,只死了一個,紐鈷祿和卓便食言背信,竟然帶著人溜之大吉了。
“我原以為他們都是可敬的英雄,豈知料錯了,最后原形畢露,他們只是有些地方像英雄而已。”
他是搜跡專家中的專家。在四周走了一圈,便看出可疑的征候。
“確是分開走的。”他眼中有警戒的神情:“卻又不像是計畫中的行動。好哇!斗智?
咱們就斗一斗吧上看誰是最后的勝家。”
他向峰下的草木中一鉆,形影俱消。
東北的小峰上,姑娘與五位老前輩,遠遠地看到他奔向西南韃子們盤據的小峰,而那座小峰的韃子們卻不見了,知道有愛,趕忙下峰急迫。
“家全……”姑娘在中峰便焦急地大叫。
空出寂寂,張家全不見了。韃子們也不見了。
從東北沖向東南的一條山谷,山腳下小溪旁有一座小小的十余戶人家山村,小徑沿谷向東南伸展。這里,總算有了人煙啦!
可是,村里面杳無人跡。
原來這里是迷亂的人,逃入山所建的村落,種山自給自足苦得要命,天下太平了,人也走了,村落也就成了廢墟。
魔爪天尊逃得很快,至少他認為很快。他不但對這附近不陌生,包括對七盤九疑谷不陌生,因為早些年他曾經來過此地,而且在這座小村逗留過一段時日,這里有他的朋友,這些朋友是可以幫助他的人。
站在渺不見人蹤的村中心,他楞住了,再仔細察看那些破門窗,就知道這里至少在一年以內,不曾有人居住了,人都走啦!每一家的戶側菜圃,除了野草不見菜蹤。
逃命的人,速度是十分驚人的。前一個時辰,他越過了九座山,兩條溪谷,真逃了五至六十里。后一個時辰,也攀越三座山一道峽,也將近逃了三十里。這是說,他一口氣逃了將近百里少一點,比馬遠要快。
這時,他的肚子已經空了,餓得發慌。
按他的估計,紐鈷祿和卓那些人逃命也好,與魔豹決斗也好,決不可能找得到他了。
天色不早,他必須先找食物填五臟廟。搜遍了十余間破屋,找不到任何食物,一發狠,用袖箭射了一只在溪邊覓食的大鳥,似鶴非鶴,似鴇非鴇,在原是朋友的士瓦屋里,生起火來烤鳥吃。
像他這種武功超人的高手,在飛禽走獸甚多的地力,是不會挨餓的。
烤鳥之前,他曾經作了防險的安排。
萬山叢中盜賊出沒,但避災禍的山民不怕匪,沒有東西可以引起匪的注意,匪已經夠窮,他們比匪更窮。
他們怕兵,怕被兵指為匪。好在兵是過境的,不會逗留,所以每一家都建了躲兵的地道和地窟,至于建在什么地方,也只有宅主人知道了,即使是鄰居,也不知道出入口在何處。
他躲在屋中烤鳥,卻不知道死神自從他逃出第一步時,便一直緊跟在他身后。
***
尹姑娘有一雙充滿慧黠的明眸,可知定是精明刁鉆聰慧過人的姑娘。她與張家全相處了一段時日,肯用心學習,心有靈犀,不但整顆心已托付在張家全身上,也把張家全的狩獵技巧和經驗一古腦接收過來,所以追蹤的責任便落在她身上。
女性的體質本來就不如男人,尤其是長勁韌勁方面相差更為顯著,但為了張家全的安危,她全力卯上了,居然能支撐下來。
已經兩個時辰,前后不見動靜,不但她心焦,五位老前輩也心神不寧。
落后了一二十里,終于,接近了前面的松林。
“哇!哇哇……”一陣鴉噪聲傳到,清晰入耳。
姑娘突然舉手一揮,向下一伏。
身后的五個人,也一同伏下了。
“謝謝天!”她脫力地輕呼,淚水不由自主涌流。
“丫頭,怎么啦?”她老爹行空天馬問。
“他……是他,他……他無恙。”姑娘含淚笑了。
“他?那鴉噪?”
鴉噪聲不斷間歇地傳來。
倦鳥即將歸林,而這一帶烏鴉數量不少,共有四種之多,要從鴉噪中分辨出是人的仿叫聲,的確不易。
“是的。他說,前面,松林,有埋伏。”
“哦!你懂?”
“遠方,用鷹鳴。女兒不但懂,也會傳簡單的信息。”
“又在說什么了?”
“四里外,有廢村,也有人。叫我們繞下游,悄然近村,等候。”
“咦!他認為我們怕埋伏?”
“不是。他說,讓他們聚集,以免漏網。”
“這小子害苦我們了。”行空天馬拍拍后面四海潛龍的肩膀:“你這個兒子鬼得很,要不了多少時日磨練,他將是比你還要變化多端的龍。”
“我也被他弄糊涂了。”四海潛龍苦笑:“他怎能一照面一刀便斷送了海山?我一百刀也殺不了那高明的韃子,奇怪。”
“家全哥說。”姑娘似乎十分得意,哥字說得親昵極了:“他把家傳的刀法改了一些,是從與猛獸相搏時悟出的精髓。
他說,人,容易對付,猛獸卻不易。猛獸有一口利牙,四只鋼爪加上尾巴,而刀卻不是對付猛獸的好利器,所以只有一刀的機會。他是從堅爪利牙中參悟出來的殺著,但通常他不會用來走險,除非確有把握一擊即中。”
“也真虧了他。”四海潛龍欣然說:“這叫做青出于藍呀!走吧!遲了恐怕會誤事。”
***
四個人潛伏在松林前緣,眼巴巴地等候追來的人。最好是能等到魔豹,四力暗器齊飛,不死也將脫層皮,再四方兵刃齊聚,地行仙也難逃大劫。他們吃盡了魔豹埋伏偷襲的苦頭,轉用來對付魔豹,估計必可成功。
這一等,幾乎等了半個時辰,除了禽獸驚竄之外,鬼影俱無。
“咱們擺脫魔豹了。”紐鈷祿和卓忍不住長身而起:“他走運,沒有追來。哼,我饒不了他,我會帶了精銳重臨太行,我發誓,要將他捉住瀝血剖心食肉寢皮。走吧!把叛賊處置了再說!”
四個人出現在村中心,屋角踱出久伺多時的火麒麟。
“在里面。”火麒麟指著右首的一棟土瓦屋說:“他吃飽了,以為安全了,所以放心地睡了。不過,人不在屋子里。”
“怎么又在又不在。”紐鈷祿和卓大聲問。
“這些屋子,每一家都有地窟,人躲在地窟里,所以不在屋子里。”
“知道地窟的出入口嗎?”
“知道,就在天井的墻腳下。”
“去把他叫出來。”
“遵命。”
片刻,火麒麟重新外出。
“聽說要用溪水灌進去,他答應馬上出來。”火麒麟笑笑說:“他寧可格斗而死,不愿淹死在地窟里。”
“我會給他格斗的機會。”紐鈷祿和卓殺氣騰騰地說。
敞開的大門人影出現,魔爪天尊反常地鎮定。存心決死的人,反常鎮定是情理中事,只有膽小鬼才討饒害怕。
魔爪天尊的劍插在腰帶上,這家伙平時很少用劍,一雙手運起功來堅如鐵石,鷹爪功可抓石成粉,近身抓擊極為陰毒霸道,所以稱為魔爪,號稱爪功中的至尊。
“你沒料到我們會掌握住你的行蹤吧?”紐鈷祿和卓獰笑著問。
“我知道你們很厲害,卻沒料到比我想像的更厲害,所以我栽了。”魔爪天尊沉靜地說,將生死置于度外,是沒有什么好怕的。
“你知罪嗎?”
“無所謂罪不菲。我是講武堂的人,你是河南地區飛龍秘隊的統領,你也管不住我。”
“這次行動,錫倫活佛為正我為副,統一指揮,權責在我,你敢強辯?”
“你們五個人都是韃子主子,只有我一個人是蠻子奴才,你怎么說怎么好,我有一千張嘴也辯不了。總之,我受夠了,你怎么辦照辦好了。”
“解兵刃認罪。”
“辦不到,我已經做了一次漢奸,再也不做等著挨刀的第二次死漢奸了。火麒麟,是你釘住我的,我知道。”
“不錯,你該知道我的輕功比你高明一倍。”火麒麟傲然地說:“你的魔爪,也抓不破我的麒麟軟甲。”
“所以,我要單挑你生死一并。你我在京都,都是甚有名氣的人,在這里一并,也算是一大快事。”
“他的責任已了,所以輪不到他。”紐鈷祿和軍向白象舉手一揮:“上,碎了他。”
白象解下沉重的降魔杵,發出格格獰笑,向前逼進,真像一個金剛。
魔爪天尊不拔劍,雙爪徐仲,同右一閃。
降魔杵金光一閃,攔住去向。
魔爪天尊一聲怪笑,同左反沖,等降魔杵再伸的剎那間,全身縮成一團,半途折向猛地飛撞而入。
一聲狂笑,降魔杵像崩山,迎著成團撞來的人影扭身便砸,風雷乍起。
縮成一團的魔爪天尊飛撞的身形突然伸張,恰好間不容發地從杵前反飛、斜飄。
斜飄的方向,距火麒麟不遠。
“你想逃?”火麒麟怪叫,挫身一掌吐出,無儔的劈空掌力聲如殷雷,意在將魔爪天尊逼回去。
魔爪天尊身形飄落,掌勁到了,他卻不站起,順勢挫倒仆地,雙手向前撲地的剎那間,袖箭破空有如電耀霆擊,對方即使看到形影,也來不及收掌應變或躲閃了。
火麒麟根本沒看到箭影,箭奇準地貫入左眼,深入眼眶四寸以上,貫破了內顱。
“噗!”降魔杵幾乎同時下砸,砸破了魔爪天尊的背脊,一砸的力道可怕極了,決不是普通的內家氣功所能抗拒得了的。
豹影在同一瞬間自天而降,是從屋頂縱落的,撲的速度幾乎令人目力難及,似乎比真的豹快了一倍。
豹吼聲同時傳出,手腳全在白象的頭、背集中合抓,一把飛刀插入白象的右眼眶,也入眶四寸以上。太快了,誰也救應不及。
豹影同時飛躍而起,貶眼間便登上瓦面。
“啊……”火麒麟與自象,幾乎同時發出慘厲的狂號,抬手在眼眶上摸索,身形一晃再晃,仰面先后跌倒,在地上掙命。兩頭猛獸同時斃命,魔爪天尊也死了。
“嗷……”瓦面上的張家全吼叫。
變生倉卒,也太快了,武功最高的紐鈷祿和卓,也來不及搶救或攔阻。
三個人僅來得及亮劍列陣,無能為力了。
“你……你……”紐鈷祿和卓駭然驚叫,竟然不敢登屋。
“我再也不信任你們了。”張家全站在屋頂上說:“你們還有三個人,我要慢慢地,有耐心地等候機會,像伺伏的豹一樣待機而動,逐一收拾你們。”
納拉費揚古大踏步而出,紐鈷祿竟然忘了阻止。
“你是我劍下的亡魂。”納拉費揚古冷森森地說:“除了偷襲,你一無是處,下來吧!
我等你。”
“哈哈!你吹牛盡管吹好了,我不會介意,三打一我沒有逞英雄的必要。”張家全大笑:“其實你也沒有什么好吹的,你挨了我一刀夷然無損,的確嚇了我一跳,還以為你的無量神罡,真練至地行仙境界了呢!
直至碰上了嶗山六煞,還有你們的力士魚皮韃子,我才知道上了當,原來你把嶗山六煞的怪魚皮甲弄來防身,如此而已。哈哈!你放心,我知道該怎么殺你了。”
“咬死我嗎?魔豹。”
“你去看看白象的死因就知道了。”
“你殺他……”
“掌中刀,也是我的飛刀。人的雙目,地行仙也無法保護雙目不傷。”張家全左手一張,飛起兩把光亮的飛刀:“這玩意百發百中,我可以射中脫兔的雙目,你能嗎?我不信你能防得了。”
“雕蟲小技,也敢夸口。”納拉費揚古口氣仍狂,但內心卻一震:“你不敢下來,我要上去了。”
“歡迎!”
“哈哈哈哈……”村口的那座小屋前,傳來震耳的長笑聲。
三人扭頭一看,臉色一變。五位老前輩,加上尹姑娘,六個人在村口一字排開。
“我說刀客老哥。”神筆客伸手擋住長笑準備舉步的四海潛龍:“急什么呢?畢竟我們都是老一輩的人,就讓他們年輕人自行了斷吧!
你何不放寬心作壁上觀?你那個魔豹兒子闖的禍,該由他自己去頂,你這做老爹的強出頭,算什么武林怪杰四海潛龍?”
“對呀,我行空天馬尹驥就不做這種護犢的窩囊事。”行空天馬也加入彈唱:“丫頭,那個韃妞不是你的情敵嗎?闖禍也有你一份,你何不向她討公道。”
“女兒正打算找她呢!”尹姑娘拔劍而進。
真糟糕!張家全不能不下來了,他怎放心姑娘上前?三比一呢!
他一躍而下,人落地獵刀已經在手。
“我要讓他們三人聯手。”他沉聲叫。
“家全哥,你怎么老在爭呀!”姑娘甜膩膩的語聲,把海秀聽得直咬銀牙。
紐鈷祿和卓心向下沉,海秀和納拉費揚古也心中叫苦,他們早就潛入中原活動,當然知道四海潛龍和行空天馬的聲譽和名頭,怎能不驚?更不妙的是,四海潛龍是魔豹的父親。
“不是爭,是要讓他們知道,我魔豹有能力行刺他們的韃王,我并不是被他們嚇跑的。”張家全大聲說:“在多次交手中,他們憑藉護身甲稱英雄,我實在不該把他們當英雄看待
“我一定要找韃妞算賬。”姑娘固執地說。
“你以為我怕你?”海秀挺劍向姑娘迎去,眼中有怨毒的火花:“在潞安沒能及早除去你,我一直就在后悔,現在……”
“現在,我要殺死你永除后患。”姑娘也兇狠地說,亮劍待敵:“免得你再用不要臉的手段纏住家全哥。”
張家全已先一步釘住了納拉費揚古移位,紐鈷祿和卓不得不揚劍堵截。
三人徐徐移位,制造出手好機,氣氛立即一緊,四周殺氣彌漫。
一方是志在必得,一方是死中求生,所以雙力的氣勢皆旗鼓相當,各有千秋。
突然的閃動陡然展開,看不清人影,但覺豹斑乍現乍隱,另兩人似幻似真。
勁風虎虎,劍光刀氣澈骨生寒。
一剎那,人影重現。
雙方都無法制造出有利的好機,小試接觸即止。再次三方犄角而立,殺氣更濃。
紐鈷祿和卓的劍尖,突然出現異象,鋒尖似乎幻出一點青藍色的閃爍電芒,逐漸擴大、膨脹。
納拉費揚古也陰森舉劍,劍光將氣流激湯得向外激旋,劍吟聲有如從云天深處,傳來的殷殷輕雷。以神取劍,以體內先天潛龍,準備行雷霆萬鈞的一擊,看誰神形俱滅。
張家全的氣勢,陡然一變,變得氣窒勢落,整個人似乎縮小了許多,似乎在對力的可怖劍氣壓迫得走了樣,正在以急劇的速度萎縮、崩塌。
但他的刀,卻反常地反射出更眩目、更璀燦、更懾人的熠熠光華。
在村口觀戰的人,個個感到心中發寒手心淌汗。
神筆秀士一把拉住了四海潛龍,手上用了真力。
“不可接近。”神筆秀士沉聲說:“你該知道突然加入的后果,三方面的無情壓力將向你集中,你如果抗不住,將粉身碎骨。”
“這……”
“你兒子受得了。”
“這怎么可能?他多大年絕了?”四海潛龍所指的他,是指紐鈷祿和卓。
“可能的,老哥。”神筆秀士說:“長白天池,有秉天地靈氣所生的參仙生長其間,也可能人杰地靈,誕生靈氣所鍾的奇才。”
“元神馭劍,非修一甲子不為功。”
“奇才是例外。”
“我們……”
“假使令郎不敵,我們這些人,早走為上策。”神筆秀士苦笑:“除非這人一擊損了真元,不然,我們任何人也禁不起他一擊。”
另一面,尹姑娘大發雌威,把海秀迫得八方游走,只能用游斗勉強支持。
燕山三劍客中,這位妞妞最弱,比起尹姑娘來,差了一兩分,能撐下去已經不錯了。
“韃子有這種人才,確是值得驕傲。”行空天馬不勝感慨地說:“能席卷天下,從一斑可估全豹。必要時,我們只好集中力量除掉他。”
“沒有必要。”飛虹劍客大聲說:“魔豹一定可以除去這個人。他們交過手,張小哥有必勝的信心。”
“唔!這孩子不錯,不但下了苦功,而且悟性超人,他已經把家師所傳的秘法參透了。”四海潛龍平靜下來了:“我花了三十年鉆研,依然不曾參破其中機契,他竟然進入了化境
眾人的注意力,皆集中在斗場上。
“哦!兩儀大真力的相成境界嗎?”神筆秀士是行家,深感詫異:“令師終南練氣士,曾修至這種境界嗎?”
“沒有,說是根基不夠。”四海潛龍說:“奇怪!這孩子真令人莫測高深。”
三個人三方而立,片刻間的聚力凝功與神意相搏,納拉費揚古就顯得相差甚遠了,似乎禁受不住張家全與紐鈷祿和卓兩人所發的無儔壓力,馬步漸有后移的現象。
懾人心魄的氣勢,終于提升至臨界點。
張家全全身已縮小至最極限,真像一頭凝勁準備撲出的豹。
一聲豹吼,臨界點突然爆炸。
豹影撲出如虛似幻,刀光勢若電光激射,速度之快,無以倫比,豹吼聲傳出,刀光劍影已經接觸。
真想看清人影,勢難辦到;想看清攻擊的刀招劍法,更無此可能,太快了。
紐鈷祿和卓劍尖前的青藍色閃爍電芒,在電射而來的璀燦刀光接近時,突然暴漲迸吐,像是陡然爆發出燦爛的火樹銀花。似乎,人與劍已幻化為一體。
劍光迸發時,眩目的刀光立即急劇地閃動,空間里流動著硫火味,光影有如萬千道電光激流流瀉,奇異的連續異鳴,起初像是萬千利刃激烈破風,然后變成滿天冰雹灑落,令人入耳即感毛骨悚然。
剎那間,張家全似乎變換了無數次方位,刀光排空馭電,目力難受。
終于,傳出一陣奇急的震耳金鳴。
青藍色暴發的劍光,緊躡在奪目的刀虹后面變換方位,刀虹則把納拉費揚古的劍虹身影逼得八力飛射。傳出最后一聲金鳴,人影終于倏然重現。
納拉費揚古站在最遠處,吃力地以劍支地穩下身形,虎目中神光銳減,胸、背、脅、胯共出現七條裂縫,露出里面的紫青色怪魚皮護甲。
他搖腦袋,似乎想把昏眩感搖落,神光已消退的虎目不住眨動,好像想把入目的灰塵驅出。
原來右太陽穴附近挨了一掌,這一掌本來是擊向雙目的千鈞一發中閃開了,擊來的掌幸好沒有飛刀暗藏在內,雖則飛刀不一定能擊中雙目。
這瞬間,這位燕山三劍客功力最高的老么,共挨了七刀一掌。
紐鈷祿和卓屹立如山,可是,衣袖與衣袂皆成為絲穗狀,而且短了三寸以上,行家一看便知,那是被反激的劍氣與刀氣所造成的損害。
舉劍的手,呈現些不穩定,臉色有點泛白,呼吸也有點急促。劍尖前的光華消失了,元神馭劍是不可能支持長久的。
張家全半蹲在地上,身軀本來是縮小的,仍然保持原狀,獵刀仍傳出龍吟虎嘯,看神情,真像一頭要再次撲向獵物的豹。
披在身上的豹皮,有不少地力豹毛已經不見了,出現一條條皮板的刮傷痕跡。
他躍然欲動,喉間發出獸性的低吼。
“并肩……”紐鈷祿叫:“聚二力于一點。師弟,振作些。”
納拉費揚古身形一閃,使到了師兄的左首。
剛才兩面夾擊,最弱的一力反而危險,納拉費揚古最弱,所受的壓力也最沉重,幸好沒失手送命。
一聲豹吼,張家全再次主攻,兇猛倍增,速度也倍增,他用了全力,勢如轟雷掣電。
驚心動魄的殺摶再次展開,天宇下,風吼雷鳴的聲浪懾人心魄,激烈閃爍的刀光劍影漫天澈地。
一剎那,又一剎那……
一條人影突然斜飛而起,升至最高點,突然折向,身劍合一有如蒼鷹下搏,劍光如匹練,向下猛撲四丈外的尹姑娘背影。
豹影立即破空斜飛,從紐鈷祿和卓的綿綿劍網中,突然破網而起,如光似電的奇速駭人聽聞。
斜飛的速度,抵銷了納拉費揚古升高再下撲的撲勢,先一剎那到了姑娘身后,身形方重行幻現,好快。
“左滾!”姑娘身后的張家全叫聲傳出,右肩背也受到強勁有力的一撥。
姑娘本來不知背后上空有人撲落,也不知張家全鬼魅似的到了她身后,身不由己向左倒,立即滾翻脫離。
劍如金虹入地,罡風下壓。可是,姑娘已脫離原位。
張家全也向下倒地,獵刀猛地反射旋舞,隨即斜飛而起,一聲豹吼,第三次迎著身劍合一追來的紐鈷祿和卓沖去,眨眼間刀劍便排空馭電似的接觸。
“砰!”納拉費古摔倒在地,右腳齊脛而斷。
姑娘恰好滾身躍起,魚龍反躍破空反撲。
海秀一聲厲叱,錚一聲暴震,封住了姑娘下搏的一劍,火星飛濺中,身形疾閃,但已來不及了。
姑娘的腳,在劍發時縮在腹下。這不是魚龍反躍的身法,也不是她家傳的天馬行空身法,而是偷學到張家全的豹搏術,劍被封住,腳立即下探。
劍偏了些,沒能刺中海秀的腦袋,端的部位在左肩,這一端力道非同小可,等于是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點向下砸落。
“砰!”海秀仰面使倒,肩骨碎了。
姑娘向下飄落,劍立即揮出。但她突然收劍后退,抽腰帕拭汗。
肩骨下陷碎斷,肺部必定受創。
海秀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口中鮮血溢出,吃力地挺身坐起,右手依然能將劍伸出。
丈外,納拉費揚古單腳站起,右手以劍支地代腳,鮮血從斷了的褲管雨水似的向下流。
地面,著了靴的斷腳跌落在丈外。
五丈外,刀光把劍虹逼得向一棟破屋前退去,雙力的內功已耗去五六成,目前只能憑剩余的真力狠拼,刀劍急劇接觸的暴響震耳欲聾,比先前以內功馭刀相搏兇險百倍,完全是力與速度的最后決戰,一切巧招已經用不上了,看誰能支撐到最后一刻。
“我恨你……”海秀向臉色泛白的尹姑娘厲叫,血溢出的速度加快:“你……你是奴才,你……你不配和我爭,你是……哇……”
噴出一大口鮮血,劍終于無力舉起向下落。
納拉費揚古咬牙切齒,舉劍一跳一跳地向尹姑娘逼進。
尹姑娘搖搖頭,一步步向村口退。
屋前,纏斗更激烈。
“流星斬……”張家全突發怒吼,刀光升騰,然后下搏,有如千百顆流星向下急墜,風雷聲刺耳。
“錚錚錚!錚!”火星飛濺中,驀地豹影貼地斜掠出三丈外。
當他的身形重現,踉蹌穩馬步時,便可看清他的雙腿和右肋,鮮血已染紅了創口附近的衣褲,臉色蒼白,虎目中疲態畢露,握刀的手已不穩定。
他的獵刀,已成了鋸齒狀,缺口足有百十處。
“家全……”姑娘繞過納拉費揚古,同他飛奔,一把扶住了他,淚下如雨:“你……”
“我不要緊,我……我好疲倦。”他呼吸急促地說:“我已用……用了全力,才……才擊散他……他的無量神罡,我也脫……脫力……”
紐鈷祿和卓站在破屋的門口,成了個血人,似乎站得很穩,劍仍然高舉,雙目睜得大大地,絲紋不動,似乎剛才的慘烈惡斗,并沒有造成嚴重的傷害。
“我扶你走。”姑娘含淚將張家全的左手搭在自己的左肩上,挽了他的腰背舉步。
四海潛龍到了,架住了張家全的右脅。
“孩子,支……支持得住嗎?”老人家顫聲問。
“還可以。”
“傷勢……”
“皮肉之傷,謝謝爹的關……關切……”
“我們找間屋子歇息。孩子,爹……”
“爹,孩兒那……那天的話,是……是……”
“孩子,你應該說那種話。不要再說了,快調息,引氣歸元要緊。”
經過納拉費揚古身旁,納拉費揚古的劍已無法再舉。
“我長春門絕技,加上研習的中原各門派武學精華。”納拉費揚古用盡余力說:“依然勝不了你,命也。”
“你已經很高明很高明了。”張家全沉靜地說:“我沒使用飛刀。”
“是的,我尊敬你。”
“彼此,彼此。”
“我們還有許多許多,像我一樣的勇將。”
“我大漢子孫中,也有許許多多像我一樣的人。”
“大明王氣已盡,放棄吧!張兄。”
“不能放棄,閣下。”
砰一聲大震,納拉費揚古倒下了,躺在地上反轉劍向上一送,刺入自己的咽喉。
張家全掙開乃父與姑娘的攙扶,舉起血跡斑斑全是缺口的獵刀。
“伊里……”他行舉刀致敬的禮,用滿語致敬。
納拉費揚古的臉上,突然出現了笑容,笑著笑著,突然僵住了。
“你已經盡了你的本分,安心地去吧!”張家全喃喃地說,丟掉了獵刀。
這把刀,已盡了本分,成了廢物,無法再打磨使用了。
一旁,海秀已經停止了呼吸,右手仍向上伸,雙目瞪得大大地。
張家全走近,蹲在一旁緩緩伸手,握住了海秀向上伸的蒼白纖掌。
怪的是,纖手竟然五指徐收。
“妞妞,珍珠。”張家全感情地低喚,伸手抹上海秀的眼皮:“不要怪我,你我各有目標,各為自己的目標奮斗獻身,這是命定了的結果。”
海秀的手指,慢慢地抓緊他的手。
“我會把你們暫時安葬在這里,會通知官府來運送你們的靈骸返京。我深信,你們的皇帝會用郡主的隆重葬禮來追贈你的榮耀。再見,珍珠姑娘。”
他放了海秀仍有些許溫暖的手,吃力地挺身站起。
幾位老人家都來了,一抹斜陽灑落在尸體上,尸體的神態十分平靜安祥,沒有一般死人那種可怕的表情。
死得心安的人,遺骸臉上的神情就是這樣的。
“他怎么啦?”飛虹劍客遙指著紐鈷祿和卓問。
屋前,紐鈷祿和卓仍然保持先前的姿態,屹立如山,絲紋不動。
“他兵解了。”張家全說:“我比他幸運,走由于我善于運用剛柔交替的要訣。而他,卻孢有必死的決心,以全力和我拼搏。無量神罡以綿綿不絕的至剛勁道出擊見長,碰上時剛時柔修為相差有限的對手,就后勁難繼了,這是致命的缺點。”
兵解,玄門力士的意思,就是借對方的兵刃結束自己的生命,也就是死亡。
據說,兵解是凡劫之一,死后可以投生再修煉。如果自殺,就形神俱滅了。修道人最重視度劫,兵解歸天是頗為光榮的事,并不容易,很難把握劫期,并不是隨隨便便讓人一刀捅死也叫兵解的。
“他怎能站立不倒的?怎么可能?”
姑娘一聽大感困惑,根本不信一個人死了還能站立。
練武技的人必定明白,要擺平對方,就必須把對方的重心弄亂才有機可乘。
練功時講求馬步沉實,也就是要求重心穩定,說穿了就不算奇奧。
雙力交手,重心愈低,馬步愈沉穩,人一站直,倒的機會增加十倍。
死了全身僵硬有如豎木,放手即倒。
“這牽涉到靈異迷信,很難解釋清楚。”行空天馬不愿與女兒解釋:“家全,你去把他先移入屋中。今晚,咱們得在此地住一宵。”
“我去。”金鷹自告奮勇。
“你不能去。”四海潛龍拉住了金鷹,搖搖頭不扣解釋,拍拍張家全的肩膀示意。
姑娘本來想反對,怎能要脫力而受傷的人去?但看到三位老前輩臉上鄭重嚴肅的神色,也就不敢多說。
張家全移動沉重的腳步,向屋前走去。
“大明果真走氣數巳盡。”神筆秀士嘆息一聲說:“韃子還有不少這種人才,而我們卻多的是魔爪天尊這種二三其德的貨色。諸位,今后我們將有一段,極為漫長的黑暗道路要走遠遠地,他們看到張家全站在紐鈷祿和卓的尸體前,逗留了片刻,最后摘下對方的劍,雙手搭上了對方的雙肩,面對面吹了一口長氣,尸體緩緩地倒入他懷中。
“這里的事,算是結束了。”神筆秀士如釋重負地嘆息一聲:“今晚就在此地歇息一宵,咱們先把這六具體體放置在屋內,以免被猛獸拖走了。”
***
張家全的傷勢,在他來說算不了什么,他本來全身都是傷疤,再加幾條算不了一回事。
房中燃起火堆,姑娘親自陪他,一塊門板擱在火堆旁做床,以便晚上照料,不理會他的抗議,硬把他當成病人。
“你給我乖乖聽話躺好。”姑娘強迫他躺好,替他掖好蓋在身上的豹皮:“你是我的病人,一切都得聽我的。咦!你這把東西孢在懷里,是何用意?”
那是他的反護腰,里面還有九把飛刀。枕下,另擱著他藏在靴統內的七首。
“在山野里抱著你睡習慣啦,懷里空空反而像少了些什么,今晚你有自己的床啦I”他笑嘻嘻地說。
“不許說怪話;”姑娘羞紅著臉擰擰他的鼻尖:“皮厚!我知道你的鬼心眼在想些什么“唷!你遠知道我想些……”
“小鳳,妞妞,不錯吧?”
“咦!那來的那么濃的醋味呀?”
“你……哎呀……”
姑娘冷不防被他一把抱住,猛然翻跌入床后,不由自主地驚叫,以為他惡作劇不老實。
同一剎那,感到陰寒澈骨。
同一瞬間,覺得他挺身快速地滾落床下,然后是利器破風的銳嘯入耳,和一聲豹吼動魄驚心。
姑娘大吃一驚,一躍而起。
火光搖曳,陰風四散。沒有門的房門口,站著僵尸般的紐鈷祿和卓,雙手箕張像猛獸般要抓人而噬。
九把飛刀,分別貫入紐鈷祿和卓的胸腹要害部份,那把匕首奇準地貫入咽喉阻絕呼吸。
張家全站在火堆的這一邊,也像大豹般準備撲上。
紐鈷祿和卓身軀晃了晃,砰一聲向后直挺挺地倒下了。
“這……這是怎么一……一回事?尸變?”姑娘大驚失色,嗓音走了樣。
“這次,他真的死了。”張家全撤去戒備站起:“當我檢查尸體時,便感到有點異樣,但又說不出所以然,只知道心悸難安。他是假死,這在修道人來說,修至某種境界,或者服用藥物,就可以假死逃避災難。
因為是我殺他的,所以找爹要我去看;小時候,我碰上兩次猛獸裝死的事故,幾乎喪身在虎的裝死反噬下。”
“我的天!好可怕。”姑娘拍拍酥胸,余悸猶在。
“現在,沒有什么好怕的了。”張家全向尸體走去。
山林中,傳來驚心動魄的梟啼獸吼,但已經沒有什么好怕的了。
(全書完)
WWW、xiaobook.com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云中岳作品集
云中岳其他作品: 《五岳狂客》《莽野神龍》《江漢屠龍》《逸鳳引凰》《劍壘情關》《八極游龍》《憐花印珮》《護花人》《濁世情鴛》《天機大俠劉伯溫》

pc蛋蛋有bug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