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小說 > 《胡地荒天》全文閱讀 > 正文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胡地荒天》蒼天無語份滿穴

如是,計劃有些變更了,那是營里營外應一齊動手才是!
而石家在營外設下的攤位也早有準備敵人襲擊搶紹!
每輛車晚間必加派人手,保護甲車中的絹布,收集之后則封車!
每輛車則變成戰斗之車,前面形成一列空帳!
像平時行軍宿營時一般!人員宿在車頂上,各項火器齊備!
每車十人中配屬兩名天使軍,即阿拉姑娘故與一般民眾能以溝通,食用之物由大營中送
來!
原編組是每小隊六十四人,兩名正副隊長,六輛車!
馱馬與戰馬百匹,多余二十幾匹馬預備替換,形成一組戰斗體!
不過如今只有二十匹馬,是架車用的!戰馬留在大營中!
她們的戰斗力是否能經得起敵人的攻擊呢!
這恐怕得對方接戰后才能比較出勝敗優劣,未打之先甚難論定!不過少夫人所派出來的
應是精銳之師!
在進攻石家大營的那一天,阿拉聯軍已用上了邱卑手段!
傭兵們在他們店中飲酒作樂,已被下了藥物!他們被獎勵,買兩杯送一杯大請客,似乎
是大請客了!
傭兵們被人寵愛,有便宜自應感激了!如是每人都多喝了幾杯,喝得醉醺醺的回營了!
酒中毒性甚慢,已經過專家設計,將其發作之是定在子午之后,因之,他們歡顏回營,
半點征兆也無!
石家上下無人發現,一如平常。只是暗中戒慎,隔離在他們營會之中,這安排并非單獨
對待他們!
凡石家之“火藥車”’‘駝架”“裙鈔’“武士”‘馮匹”
“藥物”“飲食”“牛羊”“俘虜”“傭兵”“空車”都各有定位!
而主帳群也是自成一體,坐鎮中軍!府主、大兄、大武士、護法、已婚之隊長級以上
者,皆有家屬大婦之座車!
每當下塞扎營,依少夫人當日所頒下之營盤圖建壘!
依地形情況,而形成不同一格的大營區!
其用處自然是令敵人窺探不出石家的虛實,精銳之所在!
兵有主從之別,攻有主佯之分!不可能有怎大的兵力,圍殲之,多采奇、正之策!有攻
其堅,有攻其弱!
這次石家在此地居住太久,也不曾變化大營內的各個區間!若是經常將區間變化,他們
便是挖了地道!
搞錯了地點則等同羊入虎口!他們找不到主攻點,拖延了時間,就等同失敗了!這是狙
擊行動,要快要準,令人借手不及!
兩方各自暗中布局,誰都想賭贏這一局!
究竟鹿死誰手,馬上即見分曉!
時間,攻擊的一方定在今夜午時零分!
地道中已站滿了人,有人已有進口處點燃了三支定時香,各自帶入,否盡之時便是一同
打開最后的一處出口!
地道中人擠人,一段一段的每條地道都有萬人之眾!
因為長若一里多長、寬若三丈多,其中尚設有中庭!
另外一條支路,是設定在石家中軍座車群之外,一旦出口打通,立即攻入石家心臟中,
是一組有別于那三條地道的奇兵!
出口設有移動余土的空間,也沒下了三角板的梯登!
由頂端將士取下立即筑成階梯!外鋪三角板,便于上升!
他們先登之人,自應是著英武士打頭陣,便于擴大戰果!
香火燃盡之后,開土人由四面登梯向上方開士!估計厚若三丈至五立之間,頂士下落,
甚為快捷!
不久,石家營盤中有三處地角,下陷成一個大孔洞!
他們在下面整土按梯,而覺上面毫無一絲動靜,這證明是一次成功的奇跡!士氣如虹,
有少數幾名武功高手已由洞中躍出!
一身黑衣,伏地向地面觀察地形物!
石家營盤中的布局,早由傭兵們出賣了!
他們三條地道選攻的目標選擇的是,石家的“火藥車”“女裙被宿營區”“馬匹的集中
地”!
為什幺選中這三處呢!奪出馬匹,可以亂營;殺戮女裙銀,較易得手,占領火器火藥,
令石家失去依仗!
正在等待另一個預定事故發生!他們對真主祈禱著!
陡的,由遠處傳來一聲聲的叫嘯曝喊!
傭兵們半夜里在睡夢中,瘋狂了!有幾千人,抱著毛頭,狂叫!
他們所喝下的毒酒,這時集體發作了!
那是身上體內五臟六腑已發生了劇烈的痛疼,非人所能忍受!他們在帳中翻滾叫號!有
些也跳出帳外!
看似一群猛獸已失去人性,消失了靈智!
是所謂“鬧鬼營”了!人都失去了理智,未出營休假的人也難以理解,其中更有人趁機
扇風點火!
說是石家的少夫人不要他們了,向他們下了毒!
如是一傳十,十傳立即動搖了心志,民族之間的大疑慮再意識中有了疏離感,最后是仇
視!
仇視之不足,變成了反抗!如是一發不可收拾!
同伴親人的痛苦,已策動了他們有幸而未曾發作,唯一的理念則是向石家的狗男女討債
報仇!
但,他們的千夫長、百夫長在夢醒之后,曾大聲喝上他們冷靜下來,要找出發病的原
因!他們清楚一旦暴動!
那要付出極慘烈的代價!背叛石家是沒有理由的!
但,形勢比人強!他們的侍衛班及一些清醒的兄弟在他們一聲令下,抽出彎刀,以刀背
向他們這批狂亂份子砍下!
他們必須自清才能不負石家少夫人之所托!不能任認他們做一項陰謀的發展!少夫人不
曾強迫他們留在石家!
他們早已獲得自由了!與石家結清薪資即可離去,石家并不在乎他們之存留與否,石家
沒必要毒害他們!
他們弄不通今夜究竟是怎幺回事!真的是鬧鬼幺?
午夜里傭兵營帳區的鬧嚷聲已驚動了“營區巡檢”!
他們不想以小數兵力進入干涉他們,只在營外要道外,嚴陣以待情況明朗!
因為依紀律,夜禁令已下達,沒有少夫人的提調是不準私自在大營各處游蕩!一旦發
覺,格殺無勿論!
巡檢的職責便是以此為目的!能在營區自由活動的入,也列有名單,如府主、夫人、大
兄、大兄嫂及十二值位傳令使!
不過,各在本營區內活動不在此限!并非寸難行!
例如住在西端夜里跑到東端“火藥車區”中被逮到了,你說不知道,是你的自由,這理
由說不通!不必造成危害你已是該死了!
若造成危害再處理你已太晚了!石家將被你害慘了!
已沒能力逮捕你了!在大動亂中,你早已達到目的的溜號下!
巡檢已派人向中軍大帳通告了!
傭兵營區發生動亂,請示處理,是整區在動亂中,不是少數人!
大帳中,這幾天已在秘密等待中!
已推斷出敵人將要破土而出!少夫人千算萬慮也不曾想到始亂之際,是由傭兵營區發
起!
她向身邊的石青玉道:“怎會這樣,是策動他們造反幺!這些蠢才上鉤了!”
“應該不至于!可能別有原因吧!”
“妹子的意思發‘戰備鼓’動員,那區段進行封鎖!”
“你看著辦吧!”
“啊!敵人用的是區內調虎離山計!”
“讓咱們內部自亂,他們趁機突出!”
“敵人要出土了!大家準備!”
營中帳外鼓聲已“哆哆!”的傳揚著!
將石家住宿在各區段中的人震醒了!迅速結裝待命,沒有燈火!
能聽到的是“巡檢武士”的鐵蹄聲與口哨聲!
那是互通訊息、連絡音號、互報平安!未見敵蹤!
而敵人首先翻出地表面伏臥在地上,判斷石家情況,以定行止!
探測周圍環境,要不被石家發覺,又能集結成一嘟分力量才能向石家發動!最好能一次
集中千人以上!
那洞口一次只能冒上來三五個人,便是一次五人,也要相當的時間才到達到目的!若現
在被石家發現!
你便個人武功再高也雙拳難敵十手!
這是個數萬人口的大營盤,那容你少數人在包圍圈中撒野!
他們奇怪石家的鼓聲作用,營中情況安靜!
他們討厭安靜,企求動亂失去掌握!才最有利!
而傭兵區中的動亂、哀號、凄厲著擴散!全營皆聞!
石家原有老武士是兩萬多人,而后陸續增加成三萬人,現在加上接收來的蒙古大軍的漢
人子弟們,已近四萬人!
多是青少年,未列入戰斗群中,加緊訓練他們武技斗戰!
所以停在這里并非沒事干,加速整訓,以大帶小,以來建立彼此感情,傳授技藝,增加
敵血,替換傭兵!
如是,石家車隊才不是兵力數字澎漲的泡沫武力!
而二府主李大壯所帶走的乃是一萬精兵,是石家三分之一的人馬I剩下來的數字雖多,
卻是些雜派軍!
當然,必要時,他們得為自己的生存權而戰!今夜也許正是時機呢!
而留下來的阿拉傭兵,也有一萬人,花拉子莫傭兵也工六千人!
李大壯帶走了“可梅茲”等三千人!
因之,他們合計有石家兵力三分之一弱,不算少!
每日去營外休假的,連同石家武士也有三四千人!石<武士多出去的少,他們人少出去
的多!
他們有任務訓練小兄弟,除去職務高的,另有勤務,折算之后已是一人帶一人!才能加
速成長,乃是由漢家基礎武功開始!
來此近月了,平均每人只出營兩次而已!
武功有成,得十年磨劍!一年不到的教育時間!他們能學成多少功夫,還早著哩,比一
般情況已是頗有成績了!
學武之外尚有漢文,這更難為他們了!最初是一大字也不識得,現在已能認識些漢字
了!
最起碼,石家少主‘石青玉”他得弄清楚才是!
否則,要他這個呆鳥來白吃白喝、白學武藝干什幺!
要上陣開殺不想被人將頭切下來,最快也委三年之后,年上下才能為石家效力!為自己
爭取到社會地位!
你老弟在江湖行走,漢胡兩地通州過府,才能抬上石家的照牌,眼睛放亮一點,少吃些
苦頭,多掙些名頭!
且說,傭兵營區中已亮起火把!
十幾名干夫長已聯合起來,要自己行處理他們!
雖然這幾千人在地上曝叫是個怪事,若說石家下毒但尚有更多的人平安無事,不能誣
告!理由不充足!
他們上下之間爭論不休,奇怪的是只痛不死,就沒有結論!
冒上來的敵人已逐漸各有三五百人了!
他們的劃分是由“麥加”的人負責解決擄殺“女裙權”!理由是石家已擄劫去幾千名
“阿拉天使”!
“通天教”“啟天宮”沒有這項損失!解救自家教派中的婦女,義不容辭,理直氣壯!
不論是天使或裙欽!
一旦成功,是很爽的事!他們臥在地上幻想非非!
由“通天教”負責奪取“火器”!這任務艱巨,危險性高,他們是提心吊膽,但若成功
了,有火器在手!
那幺,他們的勢力立即增強十倍百倍了!值得冒險!
“啟天宮”是在馬欄區,奪取馬匹!如虎添翼。有了馬之后,可以加快殺戮,來去自
如!
也是石家兵力薄弱之處,初時傷亡不高,成功率甚大!
一旦沖向石家中軍放火燒營,亂象已起,石家不想死的人只有逃走,才是上策!大營棄
守,這駝架、車絹自然帶不走的!
石家軍壘上有火器,那是向外,若向內發射,就是自己轟自己了,敵我混戰中,死亡是
相等的!
石家對他們確實的出土地點不清楚,大概的范圍已認定!布下了雷霆刀陣與雷霆電箭展
開、陣式!
)兄、護法級的有十幾人,有足夠的力量對付他們的特級高手!
康青峰不同意少夫人用“毒”,卻同意她殺無赦的理念!
他秘密下令不論用什幺辦法就是不要俘虜!
府主們早已不直接布達府令,全由少夫人作主!
而少夫人女流之輩,有些事也不親自過目,事到最后全由康青峰在主理!因之雞毛蒜皮
小事,由他獨斷專行!
后來加入的這些石家大小男武十,別提大府主看不到人影,便連少主也難見到一次身
影!
所能接觸到的最高指揮者,便是康總提調!
他所在注意的是訓練,其次是警哨!他恨不得人人有他一般的功力技藝,那才能一上陣
不將毛頭賣給敵人!
再是,督哨之盡忠職守!他會偷偷接近你,若不前一步發現他,會對你說訓練不夠,以
后你有得罪受了!
他會親下戰場對你磨練,提高你的警覺訓練,到他認可為止!
他們石家第五高手!蒙混他可是吃虎心豹膽了!
他對傭兵不假顏色,乃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當然求他指點,門也沒有,一切事故紀律從
事,不賣人情!
維護營區紀律生活的警衛軍,被他訓練成一群鐵人般的威煞!
是少夫人素手治軍下的首要副佐僚屬!沒有他的鐵面無私公正嚴明,車隊不可能一戰到
底!不打折扣!
江湖中良旁不齊,身具武功出身復雜,要他們除舊習,守新律紀,談何容易!武力不
暴,何以殺敵!
若“暴”而不是其地其時其人,豈不養虎賂患、除不不掉!求安反而得患,禍害在此,
除裁不易!
康青峰就有這個本事,挾少夫人之才華紀律,驅狼以吞虎!
殺戮一起,舍生忘死,盡忠報命,甘之如貽,視死為榮!
他常以自己當年在場州為一名青皮為話頭,鼓勵武士,他能改邪為正,追隨主上江湖立
業為石家,你等也能!
石家在少夫人的主宰之下,策劃周全,非是一時利用,不論大兄小弟一律記功封爵,祖
蔭三代!并兼及三親五族!
石府乃江湖義聚,是整體的大業,并非他石氏一族之私產!但也不容有人叛主瓜代,私
以害義!
“雷霆神刀”即雷霆之威,霹靂天下,少主賜以刑加江湖!
主上石青玉、沉瑤琴乃屆天生奇人,有王天下而不為,有霸江湖而不居,有立帝列國而
不取!
只以義行天下,除梟雄滅邪惡、策經略謀民生!但求民安所業、人無章進、財無茍得!
啟智化愚、樂天告命!
他的人生成長過程中已化剛為柔了,懂得了“義”之一字的深度涵義,并非三朋四友,
合而為好便是朋友之義!
義及弱少,義及教化,義及永業,推少及眾,同甘共苦才是真義!開天劈地,豐衣足
食,萬民安居樂業,那才是真“義”!
他現在站在馬爛之內角一處暗影中,冷面以待,血沖華蓋,手撫雷霆刀!口透厲光,盯
視著一只只大螞蟻似的敵人,由土地沉處爬出洞口散布四周!
那是因為土洞太少不能一哄而出,立刻發動之故!
遠處傳來一陣陣傭兵們的凄厲哀痛的喊叫他想通了這是敵人弄出來的詭計!轉移石家的
注意力!
但,那些千夫長-他們敢動幺!他所訓練出的“巡檢武士”便是少主的第二批“死士”
鐵衛!
每一個人都曾被帶到少主身前,三人同面,講清楚是代少主選拔訓練的,比同當年的
“十二劍豪”’‘十二刀杰”!
而他們當年十六措子大兄也是由少主親手傳承!
所有之技藝都是少主的恩賜!要他們聽清楚要效忠是少主不是他!石家的武功便是這
般,層層相積而成石家!
讓他們明白技藝是少主的,功是石家的!他康青峰生是石家人,死是石家鬼,一生一世
為“義理”而戰!石家的記律便是石家人的德行!假如不同意,也可以交出石家武功,還你
清白!
不過得離石家的疆界,做匪做盜全由你自己做孽!
若是想學成了石家武功,向石家回頭倒灶!自覺翅膀硬了,那就錯得離譜了!其心應
誅,必毀家追討,絕不旁貸!
細敘始末,石府來歷,少主思義,大兄之公忠,為后輩立范!
向少主立下血誓,始離去!讓他們知道不是兒戲,一世奉遵!
這些人已為人長,石家鐵的風紀由此建立起來!
這時他們的任務便是代少主執法守律!鎮壓住了萬人之眾的傭兵,不管他們發生f什幺
事故,此時此刻不得離開他們的營區一步!
這威儀不是突然而來,乃是由積累而成!
他們不敢借故生非,越雷池一步!
有何問題自行解決,不能解決時得層層上報!想一哄而上,那一定是錯了,錯得離譜
了,煽動嫁禍石家不會如愿以償!
且說,奪取馬柵馬蓬的人馬是由“啟天宮”長老“尼霍普”主持!
是“馬目陸克”的阿拉軍統世家!職位多各國皇室警衛捕快!緝拿小盜匪是有兩套手
段!
但,他們今夜已甘心自入法紀之中,犯法自斃了!
以人比已,康青峰甚是不解!這正邪之辨以何為準,將來石家也有這樣的不明是非的主
上,應怎樣才能避免呢!
難到真的是人在政在、人亡政亡!什幺事務者萬世不移的大政!
困惑中陡見一批敵人已集聚千人之眾!挺身而起,如同散開了一束黑色的煙花1四射而
出,刀花精芒更向外揚!
是一堆人鬼好邪的大爆炸!
“發!”一聲雷音之震由他口中發出!聲瀑四野,萬馬驚嘶!
有千支“雷電火箭”帶著干條火線,向爆散的人群集中射去!
如是,人與箭在中途爭命!
只聞弦響有聲,只見火線干條!煞是壯觀!也是壯悲!
那是一群鐵甲護身的宮帳武士,一身武功十年難成!
要毀掉他們只是眨眼之間的事,箭到穿甲過胸!
倒地嘶號,聲比箭之很,人似滾地之犬!
“尼霍普”一心的幻想希望,只換得如此不堪的曇花一現!
地洞中第二批人手已繼續竄注銷土顯身!向前沖去!
尼霍普身穿金甲,便連他也擋不住這*箭,鐵箭雖未入腹,也沖得他踉 數步,才站住
了身軀!
他是以全身五十年以上的功力以手握住箭桿,才能幸未過腹穿腸,而那只左手業已被箭
上的火熱的力量燒脫了掌皮!
灼傷的痛感尚未傳到,他那顆雄心已自沉落!
令他做夢也想不到,一群天宮青英,便如此簡單的命喪此地!
他雖然已很從目入,卻又懼從肝來!心似刀絞,悲如朽木!
他是聰明人,也是不凡之人!
眼前出現的情況,已不是他的能力、經驗、才智,所能解決的時候!來的超越了他的想
象!令人寒心打顫!
連敵人一個人影也沒看見,已有千人之眾已倒在地上哀號掙命!
石家武士出營者,他觀察多日了,怎的是如此兇殘!
由地洞中出來的武士們一身一心忠貞,卻被這景象嚇呆了!
刀提在手中卻揚不起來,腳長在腿上卻跑不出去!回頭注目他們的大長老,那是企求他
老的指示!
尼霍普將手起擺了擺,意思是不必沖上去了!
以千人之眾發起突擊,俱被人一箭穿身,你們這幾十個人,又能如何擋得住那“鬼箭”
穿身!
石家!石家!這血海深仇,得何時報還!
他沒有依據偷襲石家的計劃完成任務,心頭充滿了怨恨!
這是嚴以責人,寬以待已!
又是一陣箭雨射來,百多人中他身畔中余下十幾人,而這時剛爬出土洞中的人,已看清
情況不妙,已退縮了回去!
只露出幾個毛頭查看究竟!這不是他們所要見到的場面,未死絕的人就在眼前掙扎哀
號,便是他心中怎的想為組合效命宮主盡忠,也不得不考慮清楚,是來要人的命還是送命!
一聲裊叫楊空而嘯,以他的身份,是羞刀難入鞘了!
自己如何能這般連敵人的面都不曾見到,即偷偷的縮退回洞中!
這聲果叫,便算他是向石家叫陣了!
康青峰不得不出面了,腳下一個躍縱,撒刀而顯身,其后六人是他的隨身護衛,向“尼
霍普”走來!
“閣下是什幺人,中夜企圖偷襲大營廣“老夫‘避天宮’長老‘尼霍變’的便是!”
“不告而入為之盜,你賊頭賊腦膽敢來此行兇,殺無赦!”
‘報個名號,老夫要刀上領教!”
“本座康青峰,石家車隊的總抽調!正有此意刑加肖小!”
這總提調乃僅次于府主的人物,份量實是不輕!他再一次心血下沉,壓力加重,人的名
樹的影,這名大總管的名氣在石家是權大位尊,今夜相見,傳言非虛!
龍行虎步中具有一股無堅不摧的熱氣撲身而來!他緊一緊手中刀,定一定心頭怯、心中
魂道:“幸會之至!老夫有俗!”
他心中明白,言語已是多余,如其讓他罵了個狗血淋頭,不如揚刀殺上封住他那張臭
嘴,免去了數罪加辱!
他乃是“崇武堂”的司箭長老,對箭法有所專長,怎料到今夜來石家,卻栽在敵人的鬼
箭之下死亡了千人忠貞!
逼得他只得叫陣自謀、生死由命,賭上這一注了!將劍一擺縱身而上,先手取敵,身如
失射!
康青峰這才注意到敵人手中之劍有些怪異,形同一支大箭,劍端如矢成三角形,劍身圓
而無刃,劍桶上端有鐵羽!
稱它是一支“箭到”不為過!
這招“金鋒箭族”直刺中門!聲似鶴喚中天!
康大兄氣沉丹田,雷霆神刀已出匣,帶出一聲龍吟之聲,響徹中雷!擺刀看勢,向敵人
劍失撥去!
“骼!”的聲金鐵交嗚!激動氣流向四圍擴散,有似冰裂!
這證明了康大兄的內力比敵人的強,劍出偏門已喪失了主攻主控權!
雷刀再拍出“大發雷霆”!虹芒經天泄地!
斜劈敵人首連肩而過!刀芒已長曳三尺,青虹封目,晶營如電閃!
康大兄刀藝之精純何人堪比,一刀之威蟬脫天下,傲視群倫!心中那股子豪邁氣質,凝
以附形透體而出!
不由他尼霍普大長才不心怯膽顫,功力再提用以對抗!
回劍“箭無虛發”企圖挽回敗勢,再創佳績!他很難接受這遭遇,一生練刻,位占尊
座,竟發不出一劍!
晃眼即消,那青影之入體,胸前一涼如冰線冷風拂身,如被電擊,愕然相對,瞠目不知
所措!
刀威已超過他老邪之反應,中刀后的勁力,已加速消失中!
只聽到對面傳來一聲震嗚,要雷刀已入匣!
哀傷莫大于心死!一刀取敵,兩人之間的武學修為相差一大段距離,悲也!將軍難免陣
上亡,死神已向他招手了!
耗去半月多的“地道攻壘”之戰,竟如此的煙消入滅!他極不愿接受,而已不容他反悔
退縮!
那痛楚神經已達到傷口處來了,血已沸流外泄離體,瞪目視向敵人那立于山岳般的雄
姿!慨然無語!
“也只有你這種半瓶不滿的人,才想到用偷雞摸兒的手段,來強取豪奪!損人利已、不
勞而獲!臭狗屎了!”
康大死一刀斃敵,豪氣消去,稍有舒解他蘊藏于胸甚的塊壘,大有英雄落沒藝無一用武
之地!
盼之甚久,卻碰上了個這幺個下三濫,甚是無聊也!
眼下尚有十幾個敵人站成一堆,望去一眼,他們已是必案魂飛,實在不值得他下手,但
又怎能輕饒了他們!
他抬手揮出,身后之人已撲身而上,各自揮刀!
三兩招即被他六人斬殺于地,向洞口處行去!
中箭之人已挺尸于地,無人哀叫,他有些哀傷之情!
們心自問這究竟是誰的錯,死不知侮改,令人難為!
地洞中尚聚有數千名死囚,上命難違,又奈他何,思付至再,由懷中取出一枚小形圓
筒,拉發火線向洞深處至去!
這事務他也是初見初用,不知效果如何,但知自己行之無愧!敵人已受挫多時,若不見
機退出地道!
那就是死不足惜,罪有應得,否則,他們早已獲得升天!
這是故“蛟龍毒彈”,加入在煙幕火藥中,隨煙而去,人畜吸入少許立即神經麻脾,昏
倒于地!
這時已毒煙已隨著風勢,灌通地道向南彌漫而去!
洞口之上有夜風陣陣,掃地而入,加速了煙幕的灌過,不曾溢出,便是少有外民也隨風
而去!
地道之中隨著人體之倒地,空間擴大,毒煙更向深處漫步!
石家武士由馬蓬馬欄上拆掉一張項抬來掩住洞口,以防毒煙泄出洞外,無意中傷及人
畜!
康青峰集合起神射手,一同起程去支撐其另一條地道出口處!
在同一時間,由“哈蘭”通天教的首席長老帶隊,己開洞出土向火藥車進攻了,這處出
口開得有學問!
形成一雙頭蛇似的,骨兩處洞口!而“塞北狼人”的四只狗只找到一處,便即認為找到
了,向主人邀功!
另外一處便忽略了,石家人便在這處洞口預定地外圍,設下天羅地網!那另一條洞口不
巧而巧的正開在石家的火藥甲車之車底下!
大概情況是車輛之中間部位!
這里是裝載著百多車木炭粉,它左側是硝石車,右側是琉磺車!乃是制造火藥的基本原
料!
石家由十五大兄與歐陽紅夫婦提調,他們所統率的是訓練有成的專業人員,兩千人中男
女各半!
是長期駐守的“火龍軍”,負責原料品、制成品的制化友協與衛護,在應用時,分發給
石家的戰斗甲車上!
這工作是嚴肅而謹慎的,不能疏忽,一次的疏忽,則能造成石家不可彌補的損失,吞食
了石家所有的成就!
他們的武功自成一路,用以完成這難巨的專業任務!
石家火器已發展成三十多項成品,各有專車存放!編以密碼為記,它的制成備份品,小
了恐怕不能使用!
多了也成累,一旦被人破壞,車隊被陷入火海中,萬劫不復了!今夜由“塞北狼人”的
人辦事不利,而惹來了大麻煩!
火藥車總數有五百輛,自成一個營區,其另虛實相間,各有定位,形成一組大梅花型駐
車圓形!石家在嚴密的封鎖防衛中卻留下了缺口,被敵人一明一暗兩處出口所功虧贊,弄成
一次極大的危機可能到來!
十五兄與歐陽紅各領千人,男女各半!
武士雷霆刀,裙釵大風劍!只待附近的敵人由土中出現,他們都掩藏在車與車之空隙
間,人車一色,身披“隱身錦”!
便是他們走近也難發現有人在側!
故而,當“通天教”的大勇士破土而出,看似石家已無發現,立即集隊成群向火藥車營
區撲進!
他們的目標是奪取火器,火器之大概形狀已經被石家兵們描述過,是一支支像粗大標槍
型的東西,名為“雷霆神箭”,另有像個大西瓜般的東西名叫“地雷火”!
再有的即是一顆顆蘋果、梨子似的東西是“拋手雷”!
但若將這些東西搶到手中,軍威即可提升百倍!
開在車區之外的地洞中首先出擊,如飛蛾撲火般的接近火藥車群,只見每輛黑黑的大車
箱,凌角都包以鐵甲,車板中附加鐵釘,加強了木板的牢固,不易被刀劍斧鐵所傷!
前門處加以重鎖,那些漢子注記,他們怎能弄得通,已不知各車之中所藏是何物!
若想將整車驅走,此處已不見馬匹!
原是有的,因長期住防此地,馬匹已集中牧養!
如是他們急得團團轉,形似熱鍋邊上的螞蟻,不得開車行搶!
若要破鎖必定弄出極大聲響,等同在招集敵人前來求援!
而其中究是何物不得而知,別是一無所有或者藏非所用,那豈不白來一場,勞而無功!
車輛太多,難以確定真假!
這一下子卻難倒了首席大超越長老“哈蘭”!他有被將軍了的感覺,他下令五人一車,
以彎刀破鎖!
不弄開瞧瞧他是不能罷休的,好在地洞中的勇士已大量的涌出,他擁有一定的兵力運
用,則可與石家武士爭此一局了!
一面開鎖一面殺戮,雙管齊下!
石家十五兄與歐陽紅對他們破鎖開車,半點不在乎,因為占外線的一圈車中是屬“作坊
車”!
車中是制造的半成品,其中是火箭鐵筒、箭矢、封泥油臘、引線等材料,一旦制造完
成,經品檢記錄后!
即移交與保存車庫中封存了!
這些封存車才是最危險的車輛,位在車群中間,間隔排列,若一旦爆炸,不易造成連續
性全部大爆炸!
將所能造成的危害減低至最少的威力,而且時刻有專人監護!
不知這時石家武士、裙釵已在等待敵人,破鎖之時的響音來掩護向他們發起反奇襲,一
舉殲滅他們在車門前!
也有些敵人向五百輛車堆中深入,立即被石家人刺殺,連一聲驚叫也喊不出口,黑夜中
聰明點的敵人是不敢深入的!
陡的在寂靜的空中響起了一串串的“當當!”聲!
同時也是石家武士、裙極們刀劍齊出的殺戮時間!
當他們破鎖之時也正是送命之時!
如是金鐵交擊聲陡然停止下來,數具尸體分堆在車門之前!
也同時將“哈蘭”的身份暴露出來!他們一組少數敵人站在一處等待消息,企圖他們的
勇士已搶得一大批火器在手了!
又怎知無人回報!引來的卻是十五兄的身影!
十五兄夫婦情篤,少夫人已甚少派遣他擔任戰搏任務了!
而他卻不敢怠忽自己的進修!
但,他面對的卻是“通天教”中的第二高手,未來教主的接班人,攻襲石家的代教主!
其武功上的成就是不言可論!
十五兄心性儒雅,讓他像康大兄那般烈形于色的形象,他是裝作不出來的,與“哈蘭”
對面之后,道聲:“本座觀察得不錯的話,閣下應是這一行之長了!”
語調平和,不帶臟字或如逮盜匪,雖見威儀不帶煙火味!
“正如所言l老夫也應請教臺端!”
“本座在石家是大兄之一的身份,主理這一甲車事務!
本名樂維和,通稱十五郎的便是!”
“哈蘭”上挑碧目,皺眉頭,對十五兄頗生藐視之意念,神態倡傲的冷聲道:“老夫是
‘難天教’下之首席‘超越長老’哈蘭!”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威長者!承教了!貴教團的高人行道江湖,支持‘撒拉丁’
大帝,取富貴如草芥,為何來此奪取石家絹帛呢!”
“你們石家可是真為售絹西來幺?”
“閣下認為不是幺?”
“老夫懷疑!”
“你閣下懷疑難免,總不應打劫盜竊為手段!”
“你敢承認幺?”
“我石家不曾對你等有何危害,要承認什幺!石家必須有武力自保,既然不相信石家西
來,也可以拒絕入境,我們也不一定要強行入境!我們也可繞道北上直接進入泰西各國,為
人為國如何能以欺詐為手段,誘我入境,再以盜匪搶奪呢!”
“這是上面決策!”
“閣下不能解釋,不是決定者,本座與閣下也談不下去了!今夜閣下的人已死亡不少,
本座唯一的要求是為家主保貨!閣下是為主上搶劫,刀下見分曉,生死之決,閣下可有此擔
當!”
口氣堅決,意志堅凝!不恨不火,言行如一的意念透體而出!
令哈蘭由藐視下漸漸覺得對這俊美的少年甚為不解,當真是吃了虎心豹子膽了,敢對他
老張牙舞爪,不自量力!
“你想碰碰老夫的彎刀幺?”
“閣下還有其它選擇幺!是否想見識一下石家的火器!
你可能已有消息,得知石家火器存放在此地,由本座主管!今夜犯在本座手下!已是罪
有應德!”
“憑你這一身零碎也敢向老夫遞刀!”
“你認為已服用過‘恐龍丹’便天下無敵,無視公理正義,即能予取予求,無人能對你
奈何I幺?這想法太幼稚!”
“你意圖拖延時間,企待有人增援幺?”
“誤解了!不教而誅,我心側惻!既然如此說,本座立即到你死刑斬頭,以謝對石家之
侵犯!”
哈蘭哈哈大笑,像是聽到一件極愚蠢的笑話!
他古怪瀟灑的提提腰帶上的寶刀,手握刀柄道:“來吧!咱們接幾招試試!”
“恭敬不如從命!閣下小心了!本座年輕功力淺薄,有俗!”
右手一接近刀柄,一道劍影迅即飛射而出!
晶芒已斜出一丈,閃電極光,無聲無息,已直射入哈蘭之腹中,左右分張之后,那道光
華立即收縮回來!
他只聽到這刀的回鞘入匣之聲,那恍惚是個幻覺而已!
講然張口,兒戲了!彼此一丈的距離,所以未抽刀出鞘,便是因為兩人各差一步,那手
中兵刃才能相接!
他是站在安全位置上,以他的身份,讓這小輩上兩招也不算過分,怎知驕傲自狂的他終
于吃下惡果了!
十五兄的“劍罡”之術,已練得超過一女之遙了!
他立足之地正是敵人心靈上的盲點,也說得誠懇不欺,小心有盾,具依江湖禮數就是忘
了告知敵人,能在一文之外割去敵人的腦袋,有如采果摘瓜般的容易!
哈蘭至此真氣已提不出來,血已下沉,被斬之處已廢破血溢,才覺悟到一切嫌晚,再無
生機!
“你在偷襲老夫!”
“本座已言之再三!若沒有點成就,我家少夫人怎能將這衛護石家火器的重負大任,托
付本座!你老已老得不宜身!陸鋒摘了!下輩子放聰明點吧!”
“老夫不服!小子有詐!”
“好說,那幺這次你老看清楚些!”
十五兄身形右移數尺,面對哈蘭左側的四名手下,這些人應是他老的隨身護衛跟班的
吧!
手握刀柄,刀已出鞘即帶出丈長的一道白虹,向那四人頸上繞去!光華一閃,刀又入
鞘,黑暗中看得清楚之極!
那四人似無感覺,挺立如故,只是四顆毛頭已離頸而掉落下地,在滾動著,在哈蘭震動
中,再看到!
四人脖子中已腥血上沖,直上三尺而力盡下撤如雨!
“那是什幺武學?”
“漢人說法是刀罡之術,高手能殺人于十丈外!”
“老夫還是不信,你刀中有鬼!”
十五兄搖頭向他道:“本座已能連發十刀而不疲,若以慢動作,你老即看清楚了!”
話罷,雷刀再次抽出,指向他的前胸!
刀尖處突然出現一絲光華,一寸寸的向前伸展!一尺、兩尺......陡的一縮而消失于刀
尖之中,了無痕跡可尋!
他將目睜大如銅鈴般的注視這奇妙的刀藝變化,見刀已入匣了!
“老夫死而無怨!這代價也太高了!此藝得之何處?”
“我家少主親傳!”哈蘭口中張了張,還有話說,可惜,遺憾了!
毛頭h的血脈已下流,一陣目眩,仰頭倒地!經此一震動,身體才上下脫離,斷為兩
截,血如噴泉外泄!
十五兄望著哈蘭身側那些人,右手一揮!
他身后的武士們已躍射場刀向他們殺去!這雷霆之威,加上十五兄在側,他們身手好的
也最多能接下三刀而已!
‘哈蘭長老的被人一刀腰斬,他們本無所覺,當尸倒身份時才知道大勢已去!魂飛魄
散!本有十成力也只能發出八成了!
為什幺、怕什幺!明知必死,何不一拼!
怪事就是這樣,他們神經已錯亂,心脈已加速的跳躍,心神失控也!
康青峰向玉葉間安后道:“屬下想徹底解決他們,一勞永逸!”

www.depeat.com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公孫千羽作品集
公孫千羽其他作品: 《雷霆殺機》《胡地荒天》《馬走龍蛇》《雷霆神刀》《搏命邊關》《雷霆江湖》《帝宮驚魂》《瀝血九邊》《天狼刀》《血戰大漠》

pc蛋蛋有bug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