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小說 > 《白眉大俠》全文閱讀 > 正文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白眉大俠》斬賊寇高唱凱歌還

玉面小達摩白蕓瑞,應下了陸小英的婚事,然后向她問計,怎樣才能打破金燈陣,救出白云劍客。陸小英道:“這兩件事說起來挺難,其實并不難。我們這邊的武林高手比他們多,他們守陣主要靠的是弩箭。我們如果有了藤甲,他的弩箭不就失去效力了嗎?”徐良一拍腦瓜,叫道:“是啊,我怎么就沒想起來呢?真是一語千金哪!弟妹,白云劍客身上的鐵鏈,何物能破?”陸小英臉一紅,不過她樂意徐良這樣稱呼,遂嫣然一笑道:“別忘了那句話:一物降一物。據我所知,捆綁白云劍客的鎖鏈,名叫雙龍飛鎖,乃是武圣人親手打造。要破它倒也容易,但是,必須得有于和手中的碧血鴛鴦劍!”白蕓瑞也不害羞了,問道:“武圣人的寶劍,我們怎么弄到手呢?”陸小英赧然一笑道:“只要白將軍高興,我愿親自到小蓬萊打探鴛鴦劍的下落。”眾人一陣大笑,白蕓瑞和陸小英的臉蛋都羞紅了。
眨眼之間過了三天,由于地方官府的幫忙,三百副藤甲全運來了。當天夜里,陸天林和陸小英過海查問武圣人的碧血鴛鴦劍。要到小蓬萊碧霞宮去打探消息,可不是鬧著玩兒呀,如同虎口拔牙一般無二,蔣平、徐良、白蕓瑞、房書安等人誰也沒有睡覺,瞪眼坐這兒等著,院里多少有點動靜,都要出去看看,心都提到嗓子眼那兒了。他們等啊,等啊,覺得這一夜特別長。在四更天左右,忽聽院里有響動,四個人全站起來了,拉門一看,陸小英和陸天林正站在當院。白蕓瑞也顧不得害羞了,一步跨到陸小英面前:“謝天謝地,你們平安回來了,可把我們給急死了。”
幾個人一同進屋,陸天林向他們述說了進島的經過。陸天林在三年前曾經來過小蓬萊,上島后沒費事就找到了碧霞宮。事有湊巧,他們倆一到那兒正遇上寶妙真人黃鋒。黃鋒年輕的時候,曾遇過一次大難,后來被陸天林搭救,因此他對這位顛倒乾坤十分感激,一見是陸老劍客,就把他們引到背處。陸天林說明來意,黃鋒猶豫了一下,便告訴了他碧血鴛鴦劍存放的地方和使用的方法。原來鴛鴦劍乃是碧霞宮的鎮宮之寶,武圣人平時并不佩帶,而是放在紫竹軒的二樓,不過紫竹軒里邊機關甚多,一旦失手,就有性命之憂。黃鋒還說:此劍乃是雙股劍,一個鞘,一雌一雄,最好由男女二人共同使用,威力就能增加幾倍。黃鋒還勸他們:紫竹軒是武圣人的書房,現在武圣人正在那兒,你們千萬別去惹他,免遭不測。陸天林打探到這些消息,已經心滿意足,也沒敢造次,接受黃鋒的勸告,返回了馬家店。徐良道:“陸老劍客,就這已經很不容易了,等破了八卦四象金燈陣,我一定向皇上啟奏,給你們父女記功。”陸天林道:“功不功的我不計較,只要我女兒有個歸宿,我就心滿意足了。”
第二天,蔣平、徐良等人經過商議,決定當天晚上分兩路行動,一路,由徐良帶人攻打金燈陣,造成聲勢;另一路,由雪竹蓮率領,去小蓬萊盜碧血鴛鴦劍。
上小蓬萊這一路可是關鍵,要預防被武圣人發覺了,怎樣交手啊,因此對去的人進行了認真挑選。因為雪竹蓮要去,他的徒弟諸葛元英、上官風都得跟著。陸天林、陸小英自不可少。白蕓瑞知道此去必有一番惡戰,因此對陸小英有點不放心——自從他們倆的事定下來之后,蕓瑞看著她處處都覺得順眼,這次非要跟著不可;另外又派了鄒化昌、馬鳳姑、尚云鳳。白衣神童小劍魔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就吵著一定要跟去,沒辦法,只好把他算上一位,老少十位英雄,天黑之后,離開馬家店,乘船趕奔小蓬萊。當天晚上陰云密布,伸手不見五指,海面上還刮著小風。今天撐船為他們送行的,是鬧海龍苗鐸和苗家的兩個水手。他們對這一片水域非常熟悉,將小船靠在背處,讓他們攀著岸邊的樹枝,登上了小蓬萊。由于天黑,同時島上的小老道大部分去守把金燈陣了,島子上留人不多,所以他們沒費勁兒就找到碧霞宮。長發道人雪竹蓮以前來過這兒,知道紫竹軒的厲害,輕聲向眾人說道:“注意,進院之后,隨著我走,千萬不能踏錯步子。”眾人點頭。他們選好地形,一個個施展輕功,飛進了院內。雪竹蓮一看,紫竹軒那兒并無燈光,一擺手,帶頭奔向小樓。
說紫竹軒是個小樓,實際第二層只是棚板。眾人進到屋內,雪竹蓮、陸天林二人登上閣樓。打著火繩仔細一看,迎面一個大柜,上面一把鐵鎖。雪竹蓮抓住鎖頭一用勁,鎖就掉了,拉開柜門,果見一柄寶劍,金吞口銀飾件,配著紅燈籠穗,掛在里邊。雪竹蓮一陣歡喜,伸手把劍摘了下來。他想看看這柄劍到底什么樣,往外一拽,嗬,是一把生滿鐵銹的普通長劍!雪竹蓮說聲“不好!”拉著陸天林跳到一樓。雙腳剛一落地,“嘩啦”一聲,地板開裂,十個人全都跌下了陷阱。這里邊雖然沒有刀劍,但是四周的墻壁非常光滑,上邊的地板又被蓋嚴,別看這些人本領挺大,落在這個陷阱里,若沒人搭救,要想出來,勢比登天!
由于這些人都有功夫,所以誰也沒有摔傷。但是,怎樣才能出去呢?他們正著急,突然聞到一股濃烈的煙味,這股煙越來越大,嗆得人透不過氣來。雪竹蓮暗想:完了,沒想到我死在了師弟的手里!眾人正處于絕望的時候,突然地板裂開了,煙霧自然往高處升,不一會兒里邊就不嗆人了。雪竹蓮覺著有件東西在晃動,伸手一劃拉,摸著了一根繩子,他急忙招呼眾人順繩子往上爬,他最后一個上來,眾人這才死里逃生。是誰把他們搭救出來的?一時還不清楚。突然,院中一梆鑼響,亮起了燈球火把,有人高喊道:“別讓盜賊跑了,抓活的呀!”十個人拉了拉衣襟,摁了摁兵刃,出了紫竹軒,閃目一看,院**有四五十人,正中央站的正是武圣人于和。
雪竹蓮看見于和便怒不可遏,往前一進說道:“師弟,你的心腸真狠哪,對自己的師兄就能下此毒手!”“二師兄,許你不仁,就許我不義。你要不來盜我的碧血鴛鴦劍,能掉進陷阱嗎?這是你自找的呀!怎么不責備自己單怪別人呢!”“憑什么說我來盜你的碧血鴛鴦劍?”“哈哈,二師兄啥時候學會瞪眼說瞎話了?昨天陸天林來到這兒,向黃鋒打探碧血鴛鴦劍的情況,難道我不知道嗎?告訴你吧,黃鋒背叛碧霞宮,已經被我處死了!其實你想要我的寶劍,來取就是了,看著沒,就在我背上背著呢,何必帶這么多人,干那鼠竊狗盜之事呢!”雪竹蓮一看,不動武是不行了,往前一進身說道:“師弟,當初咱師父偏向你,多教你兩招,你就認為天下沒有比你再強的人了!雖然我打不過你,也非同你過過招不可!接掌吧!”雪竹蓮往上一闖,同于和戰在一處。于和邊打邊說:“二師兄,這可是你自己找上門來的,要傷著你,別怪我不講情誼!”雪竹蓮并不答話,招招發起緊攻。兩人打了六十個回合,仍不分勝負,但是,雪竹蓮已經明顯處于劣勢。又走了十個照面,長發道人一個沒注意,被武圣人手起一掌,拍在了后背,打得他“噔噔噔”往前蹌了數步,“撲通”一聲摔倒在地,諸葛元英、上官風趕忙過去把他扶了起來,只見雪竹蓮嘴一張,“哇”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仗著他功底深厚,仍然掙扎著站了起來。他趕忙掏出一粒丹藥,含在嘴里,扶著諸葛元英喘粗氣。小劍魔見二師叔受傷,氣得拽出了佛光劍,大叫道:“諸位,于和不是一人能戰得了的,大家一齊上啊!”
眾人各拽兵刃,圍了上來。雪竹蓮一看,八個人戰于和一時還不能取勝,便讓諸葛元英也加入了戰團。老少九位高人,共戰武圣人于和。再看于和,真不愧武圣人的稱號,一個戰九個,仍是游刃有余,顯得那么自如。兩下打了多時,九個人都累得吁吁帶喘,漸漸地又處于下風。雪竹蓮一見,知道形勢不妙,晃動身軀,就想要帶病參戰。突然,覺得眼前黑影一閃,再一細看,就見面前站定一人,個子瘦小,須發斑白,二目如電,對著院子里那伙人冷笑。雪竹蓮一見,喜出望外,一把抓住了這個小老頭兒,拼命地喊:“哎呀,老伙計,原來是你!”“不錯,正是老朽。”
來者是誰呢?乃是當時武林中輕功第一人,綽號偷天換日老劍魔,名叫金昌!這位金大俠自幼練習輕功,千里陸行,飛檐走壁,躥房越脊,水上飛行,都練絕了,沒一個人能趕得上他。金大俠早已出頭,只是沒有公開露面。火燒三仙觀、引白春進南清宮、指引他們捉慈光、隱逸山莊讓房書安躲過災難、剛才放他們出陷阱,這些事全是金昌干的。雪竹蓮抓著金昌的膀子直搖晃:“老伙計,看著沒,這兒正緊張呢,你可得幫幫忙啊。”“你的忙我少幫了嗎?要不是我,你們早被薰死陷阱里了。”“不用說我已猜到是你干的。這些話以后再說,快些伸手吧。”“長發道人,你們和武圣人交手,為的啥呀?”“為的奪他背后那口寶劍!不把那口劍奪過來,就破不了八卦四象金燈陣,救不了夏侯仁。”“妥了,你等著,我把劍給你取來。”
金昌說得非常輕松。他卡著腰喊道:“呀——呔!諸位別打了,過來休息一下。”白一子等人聞聽跳在了一邊,但是,他們誰也不認識這位偷天換日老劍魔。金昌往前一進,雙手抱拳,說道:“武圣人一向可好?老朽這廂有禮了。”
于和打了半天,雖然占著上風,可也累得夠嗆。聽有人叫他,一邊擦汗一邊閃目觀瞧,一看認識:“我當是誰呢,這不是老金頭嗎?你跑到這里干什么,難道說也是來為開封府幫忙不成?”“武圣人,我與開封府的官人一不沾親,二不帶故,沒做皇家的官,也沒吃朝廷的俸祿,犯不上給他們幫忙啊。”“你要干什么?”“嘿嘿,不干什么,我只是覺得你辦事有點不近情理,想要勸你幾句。你同別人怎么打,怎么斗,都有情可原,惟獨與你二師兄動手,而且傷了他,這太不近人情了吧!你們是親師兄弟,同師學藝,誰能親過你們哪?你傷了長發道人,我看著有點不順眼,這是一;二,你不該扣押白云劍客夏侯仁哪!他是你的晚輩,親師侄,況且夏侯仁并無不對之處,為什么要把他鎖在大陣里呢?你庇護自己的門人弟子,欺負緊門近枝,這種作法,與武圣人的稱號,可是大不相稱啊!你要能聽我良言相勸,趕快交出夏遂良,放了夏侯仁,對武林中的糾紛,秉公處理,大家還會擁護你;倘若一意孤行,后果可是不堪設想啊!”“呸!金昌,我早看出來你是開封府一邊的,不顧臉面,甘當官府的走狗,還敢在我的面前胡言亂語,真不知天下還有羞恥二字!金昌,廢話少說,有本事你過來,要能在我面前走過五十個回合,不用你動手,我自己抹脖子!如果贏不了于和,嘿嘿,你們誰也別想走!”“武圣人,我承認你武功高強,但是你的手再大,能捂住天嗎?你要是犯了眾怒,武林人物群起而攻之,你受得了嗎?”“金昌,我不同你斗口,有本事就過來伸手,沒膽量就抱著腦袋滾蛋,少在我面前聒噪!”于和說著話,把碧血鴛鴦劍一分,拉開了架勢。金昌道:“武圣人,咱倆動手倒也可以,只是你我都這么高的身份,還用動兵刃嗎?干脆咱就以掌對掌,別說五十招了,八招之內你要能把我贏了,我們這些人統統滾蛋!”金昌比他說得還大,武圣人氣得哇哇亂叫。他把寶劍往背后一插,吼道:“金昌,大話少說,你進招吧!”
偷天換日老劍魔見武圣人將寶劍插在了背后,心中暗喜,雙臂一掄,同武圣人戰在一處。于和知道他輕功占著一絕,但硬功不足,便想以強取勝,掌掌帶風,直打金昌的要害部。哪知道金昌的身法太快,根本就打不著!看著他在前面,剛一伸手,又到了背后;才轉過身,就又不見了。要使掃堂腿,他往上一縱,高過頭頂;你用沖天炮,他就地十八滾,踢你的下盤。三十幾個回合過去,于和連一下也沒能挨著他。突然,金老劍客哈哈一笑,跳到了圈外:“武圣人,我真服了你啦,武功果然很高,干脆,咱點到為止,也不再打了。另外我也代表雪竹蓮、白蕓瑞他們謝謝你,借給我碧血鴛鴦劍。”眾人誰也沒看到他怎么下的手,可是鴛鴦劍已經攥到金昌的手里了!在場的全是高人,看了這一手,誰不佩服,雪竹蓮等人齊聲喝彩。于和朝背后一摸,天哪,鴛鴦劍果然不見了。什么時候被人家取走的,不知道!于和覺得太丟人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知道鴛鴦劍一失,大陣就算完了。武圣人惱羞成怒,厲聲喝道:“金昌,你這個竊賊!今天不把你碎尸萬段,難消我心頭之恨!拿命來!”于和大吼一聲,像發怒的雄獅,朝金昌撲來。金昌一縱身跳到了旁邊:“諸位上啊,咱們今天一道向武圣人討幾招!”雪竹蓮也過來了。白一子、鄒化昌等人各拽兵刃,把武圣人圍在了當中,一場惡戰又要發生。
“住手!誰也不準上前,給我退在一邊!”這一嗓子好似敲響了大銅鐘,震得每一個人的耳鼓“嗡嗡”作響。雪竹蓮等人吃了一驚,抽身撤步,退立一旁,于和也站在了一邊。只見墻頭上飄身形跳下一人,穩穩當當,立在中間。借著明亮的燈光,眾人看得明白,來的是個老者,只見他鶴發童顏,精神矍鑠,往那兒一站,身板筆直,氣勢威嚴,不可侵犯。白一子、馬鳳姑和尚云鳳一下子跑過去了:“師父,您老人家什么時候來的,弟子給您行禮了。”雪竹蓮也過來了:“師兄你好,我這廂有禮了。”諸葛元英、陸天林、白蕓瑞等等俱過來行禮:“我等叩見總門長。”普老劍客把手擺了擺:“免禮,都站在一旁。”
武圣人于和早料到大師兄會來,但沒想到在這個時候露了面。一想起扣押了人家的弟子,真有點不好向師兄交代。后來他把臉一抹,一切都不顧了。等眾人退了下去,他也上前見禮:“大師兄你好,你什么時候來的,怎么不說一聲,小弟也好派人迎接。”“算了吧,老三,你把我的徒弟都押到絕命臺上了,還會去接我?”“大師兄,我知道你來的目的,就是同我二師兄攜手欺負我。好了,有什么話你就說吧。”“師弟,你這話說的有點失禮呀。難道說你把夏侯仁押在這兒,我都不許來看看嗎?告訴你吧,我這次來有兩個目的,一是看徒弟,二是看師弟。師弟呀,我可不是埋怨你,你辦事太任性了,偏信夏遂良和昆侖僧的話,已經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泥潭哪!他們把你往絕路上引,往火炕里推,要你自毀英名,與武林作對,這些事連三尺童子都能看清,你怎么就不明白,甘愿為他們當槍使呢!老三哪,你現在可是大錯特錯了啊!倘若能聽師兄良言相勸,趕快懸崖勒馬,低頭認罪,交出夏遂良、昆侖僧那伙惡人,聽憑官府問罪,你自己閉門思過,還可以挽回一些損失;倘若一意孤行,甘愿與武林對抗,師弟,你睜眼瞧瞧,恐怕眼下就要大難臨頭了!何去何從,望你三思。”“大師兄,你這一套詞我早聽夠了。不但是你,還有二師兄,加上這位竊賊金昌,你們三位的話,如出一轍呀。但是,我能聽你們的嗎?你們說的全是一面之詞啊。遠的不說,單說今天晚上吧,我二師兄帶著這么多人,闖進紫竹軒,要偷我的碧血鴛鴦劍,又依仗人多,來圍攻于我,竊賊金昌,乘火打劫,偷走我的鎮宮之寶,大師兄,你給評評理,這些事怪我還是怪他們?”“老三,這些話全是強詞奪理呀!倘若不擺什么八卦四象金燈陣,不用雙龍飛鎖困住夏侯仁,你二哥會來取你的鴛鴦劍嗎?你若不倒行逆施,傷害那么多英雄——我聽說萬年古佛和王猿也命喪大陣——激怒眾人,他們會找你打斗嗎?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呀!”“大師兄,別往下說了,事情到了這步田地,言語已無法解決,干脆咱師兄弟比試比試,只要你能把我贏了,愿怎么地都行,若是贏不了小弟,嘿嘿,從哪兒來你還回哪兒去,這里的事情再也別管!”“那好吧,咱師兄弟就比試比試。老二,上!”
武圣人于和拉開了架勢,八十一門總門長普渡和長發道人雪竹蓮一邊一個攻了過來。雖然于和武藝十分高強,但他同普渡相比,只高那么一點點,何況剛才連連交手,消耗了不少體力,普渡一個也能把他打敗,再加上個長發道人雪竹蓮,他哪能受得了哇。四十幾個回合過去,武圣人就有點頂不住了,普老劍客則是掌風冽冽,攻勢更加凌厲,逼得于和步步后退。武圣人勉強支持到七十個回合,就不行了,頭上熱汗淋漓,腳下步法散亂,眼前金星亂冒,整個身子被罩在了普渡和雪竹蓮的掌風之中。于和到這會兒才有點后悔,他知道援兵無望,金燈陣那兒不一定打成什么樣子呢。于和一想:我別在這兒折騰了,真要被他們打倒在地,即使他們把我放了,我也得自殺,干脆抽空跑吧。想到這兒一轉身,對著雪竹蓮發起猛攻。雪竹蓮抵擋不住,往旁邊一退,于和打墊步到了墻下,雙腳點地往上一縱,飄出廟外,撒腿便跑。普渡一見,躍出院外,隨后緊跟。偷天換日老劍魔金昌、長發道人雪竹蓮也追了出來。白一子、上官風、陸小英、白蕓瑞等等,一個個隨后緊追。廟里的那些小老道一看,完了,我們別在這兒等死了,趁現在沒人管,快跑吧!這些人一哄而散。
且說于和出了碧霞宮,狼狽相就別提了:道冠也丟了,道袍也開了,登云履也掉了一只,匆匆如喪家之犬,忙忙似漏網之魚,慌不擇路,朝一個山頭跑去。等跑到半山腰,他才發現走錯了道,回頭一看,普渡、雪竹蓮、金昌等人吶喊著追了過來,只好硬著頭皮往上跑,到山頂這兒站住了,前面是懸崖絕壁,下邊是滔滔海水!普渡、雪竹蓮等人圍了上來。于和一看,身陷絕地,不禁仰天長嘆道:“天哪!難道說我堂堂的武圣人,就該命喪此地嗎?”普渡道:“老三,別硬了,干脆說個服字,我們就把你饒了。你何必這樣固執呢!”于和看了看面前的絕壁,聽了聽海水拍岸的吼聲,犯起了沉思。他對這一帶地勢水勢都非常熟悉,知道從這兒跳海決不會摔死,還能從水路逃生,但他不愿那樣干。他是武圣人,武林中第一把交椅,能讓人追得跳海而逃嗎?即便死了,也不能那樣干!想到此他感到一陣絕望,有氣無力地接過普渡的話道:“大師兄,你們以多取勝,于和不服!另外,你們敢與我比試器械嗎?比兵器再把我贏了,我才能心悅誠服!”“可以讓你滿足。金老劍客,把劍還給他!”金昌扔過去了碧血鴛鴦劍。于和接劍在手,看了看,又環視一下眾人,牙一咬眼一閉,自刎而亡!武圣人于和只因誤信讒言,落了這么個下場。
于和自刎,眾人真有點不忍,他們把于和的死尸抬回碧霞宮,放在蓮臺上,因為小老道跑光了,只好暫時用道袍蓋起來,回頭再說。總門長普渡把碧血鴛鴦劍交給了陸小英和白蕓瑞,讓他們倆負責去救夏侯仁。陸小英非常高興,白蕓瑞臉一紅,接過了寶劍,靠著陸小英站在一邊。碧霞宮的事情完了,金燈陣還沒打破呢,總門長一聲令下,全都離開小蓬萊,投入了攻打八卦四象金燈陣的激戰。
金燈陣里早已亂成了一鍋粥。夏遂良所依仗的就是地形和弩箭,但是,攻陣的眾位英雄身披藤甲,弩箭就失去了作用,四面八方往里一打,金燈陣被沖得七零八落,小和尚、小老道死傷走散,剩余無幾,只有夏遂良、肖道成、江洪烈、方天化、詹明奇和一些請來的綠林好漢,共約七八十人,退到了五行昆侖絕命臺下,在這兒苦斗。別看他們人少,一人拼命,十人難敵,蔣平、徐良、陶福安、柳成光、少林名僧等等,還真奈何不了他們。正這時候,總門長帶著眾人趕到了。普老劍客大聲喝道:“夏遂良,你老師已經伏劍自刎,你還要再頑抗嗎?”
這一句話好似晴空一個炸雷,幾乎把夏遂良等人震暈了。他一看總門長和二師伯都來了,知道大勢已去,不可挽回,但他對面前的人更加仇恨,掄開三尖匕首鉞,發瘋一般,撲向總門長。白蕓瑞和陸小英一見,各擺鴛鴦劍便迎了上去。陸小英是用劍的,使起來得心應手,白蕓瑞雖然使慣了刀,但用劍也不外行,兩個人一配合,劍勢暴漲,形成一道堅固的防線,夏遂良竟無法攻破!兩個人又一進身,鴛鴦劍一擺,“鏘鋃”一聲,夏遂良那三尖匕首鉞的五金鏈子被絞斷,夏遂良這才看出他們用的是碧血鴛鴦劍,一種末日來臨的恐怖之感襲上了心頭,剛一發愣,“啪”地一聲,陶福安的百步神拳無影掌揍到了他的腦門上,打得他往后一趔趄,“嘭!”背后挨了歐陽中惠重重的一拳,“噔噔噔”往前一進,柳成光一個掃堂腿,“撲通”一聲把他絆倒在地。此時眾人已經殺紅眼了,不由分說往上一闖,刀劍齊下,把夏遂良剁成了肉泥,房書安抽出小片刀,割下了他的腦袋。這時候,三仙觀的惡道肖道成,已被亂刃分尸,血手飛鐮江洪烈、翻掌震西天方天化、鐵掌霹靂子詹明奇,俱都身受重傷。江洪烈奄奄一息,不一會兒就死了;方天化和詹明奇被生擒活拿。前來為夏遂良幫忙的綠林人物,見他們的臺柱子全完了,哪個還有心再戰,便交械投降。五行昆侖絕命臺下沒有了喊殺聲,到處是死尸和斷肢殘骸。
接著該搭救白云劍客夏侯仁了,陸小英、白蕓瑞提碧血鴛鴦劍縱上了高臺。白一子、馬鳳姑、尚云鳳上來了,徐良、白春也上來了,眾人都有個共同的想法:但愿碧血鴛鴦劍能砍斷雙龍飛鎖!白蕓瑞來到近前,先跪下給老師磕了頭,然后和陸小英并肩站在一起,兩個人舉起寶劍同時往下一砍,只聽“鏘鋃”“嘩啦”,夏侯仁身上的鎖鏈應聲而斷!臺上眾人一陣歡呼,臺下知道成功了,也是歡呼跳躍,聲音響徹上空,在山谷中回蕩。徐良跳過去三下兩下把白云劍客身上的鎖鏈去掉,夏侯仁剛剛站起來,白一子就把他抱住了:“師兄——!”老劍客激動得熱淚盈眶,再也說不出話來。
夏侯仁謝過眾人。他雖然被鎖在這個臺子上,但是飲食并沒缺少,白云劍客便利用這個機會練坐功,因此身體還是不錯,他同著眾人飄身形下了五行昆侖絕命臺。夏侯仁在臺上就聽到師父的聲音了,現在見面,悲喜交加,行了參拜大禮,又叩見了師叔。
此時東方已經發白,慢慢地一輪紅日升在空中,照亮了千山萬水。眾人忙了一夜,都累壞了,徐良一邊命人清掃戰場,一邊帶著俘虜,返回馬家店。
地方官員前來拜望、送禮、請客,都不必細表。徐良讓他們派人掩埋小蓬萊和八卦山上被殺的遺尸,別讓露骨荒野,也不必細述。
徐良等人在這兒休息了幾天,對后事進行了安排。就地安葬了萬年古佛、王猿、洪飛、哈昆、武萬豐、武國南等殉難的英雄,柳成光親自帶人運走了馬天夫、馬天池的遺體,用上等棺木裝殮了梅良祖、谷云飛,對其他殉難者都也作了安葬。
這些事情都辦完了,許多老劍客向徐良他們告辭,各回了原籍。
蔣平、徐良擇了個日子,帶著梅良祖和谷云飛的靈柩,押著方天化、詹明奇等俘虜,向京城進發。
走在隊伍最前邊的,是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玉面小達摩白蕓瑞和白衣女俠陸小英,他們倆自愿為眾人開道。細脖大頭鬼房書安,在后邊指指點點,說著他們的笑話。
蔣平、徐良等人想起連年來死難的好友,看著今日的勝利,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眾人回京之后,受皇封嘉獎,自在情理之中,都不必一一細表。一部《白眉大俠》到此全部結束。
------------------
豆豆書庫收集整理
www.1tTw.com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單田芳作品集
單田芳其他作品: 《瓦崗英雄》《說唐后傳》《童林傳》《白眉大俠》《薛家將》

pc蛋蛋有bug吗